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咱们村〗谷莉莉:知识青年的故事(一)《离不开拐棍的房子》-咱们村

发布时间: 2年前 (2019-05-13)浏览: 110
〖咱们村〗谷莉莉:知识青年的故事(一)《离不开拐棍的房子》-咱们村

咱们村——记得住乡愁的文学平台
第1153期

离不开拐棍的房子
谷莉莉
1968年9月,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我们学校的同学都走了。由于弟弟有病,妈妈身体也不好蓬安中学,离不开人,我就没有和同学一起走。街道革委会的干部天天到家里来动员,最后,把我的户口迁到了沈阳市郊于洪区造化公社,才算完事,这也算照顾我了。没有了户口,我在城里就呆不下了,因为同时没有粮食关系了,就等于没有我的口粮了。

第二年,弟弟的病情稍好一些了,不能总吃家人有限的粮食,我就下乡去了。我被分在造化大队第二小队,知青只有八个人乔丹传人,两个男生琴之森,六个女生,都是实验中学初中生。我们知青当时没有房子住,暂住在老乡家。老乡是老两口和一个独生子大虎,住在西屋,我们六个女生住在东屋,中间是灶间。这是一座新盖的大瓦房,准备给大虎结婚用的。大虎长的很壮实,少言寡语,与我们同是十八岁。一下子住进六个大姑娘,老两口可乐坏了零零大冒险,私下合计着这六个大姑娘张火丁老公,哪个更适合做他们的儿媳妇呢?一会看这个好,过几天又看那个好,挑花了眼。

不久,队里给我们盖房子了。房子盖在远离村子的大道边上,和队部一个院,旁边还有一个日伪时期遗留下来的碉堡,上面弹痕累累。大道斜对面就是造化公社机关所在地。房子盖好了,打远一看房子是歪的异世师表,旁边支了个杆子,好像一个离不开拐棍的老人。一进门是个小走廊,两头是灶台,左右两间屋,女生住右屋,男生住左屋。中间间隔半截墙,其实不能算是墙,就是高粱秆糊上几把泥,勉强看不到对面人罢了,就好像一个屋里拉个帘。房顶上有一盏15瓦的小灯泡,晚上睡觉闭灯时,得征求隔壁男生的同意,免得有看书的。就这样勉强能遮风挡雨的陋室,我们也愿意搬进来住女人不坏gl,因为再也不用看大虎他妈在你身上扫来扫去的眼神了。唯一一个高三男生邹树军,去当老师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我们自由了!不久,大食堂解散了。那一天,我代表我们小队去“扒堆”。食堂的地上,已经分好了几堆东西,一个小队一堆,连抹布都撕成几块,分了,来的人任选其一。墙上的黑板上,不知谁写的“祭文”,写的真有水平!大概意思就是怀念吃大食堂的美好岁月。我只记得其中的一句:“如今,树倒猢狲散,各奔东西……。”看了令人悲哀。我挑了一堆东西,有一张方桌,两把长凳子,还有一些锅碗瓢盆等。我们把方桌支在男生屋里,两把凳子外加上拐脖炕沿正好能坐下八个人。这就是寝室加餐厅了。

我们开始自己做饭吃了。我们这些人,从小就住宿,谁也没做过饭,更没做过农村这种大锅饭。第一顿饭,社员们好奇地都围在了灶间。依照社员们教我们的方法,和好了玉米面糊,大锅里的水开了,应该往锅边上贴大饼子了。可是,谁去掂量了几下子,都不敢往上贴。说是贴,其实是甩上去,难度就在于要甩得精准大方党建网,甩高了,甩到锅外面去了,低了,掉水里去了。“我来!”我自告奋勇,撸起了袖子,捞起一团面糊。“啪”,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甩到了墙上郑秀康,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贴好了玉米饼子,就要添柴火,才发现,所有的烟都一股脑从灶口冒了出来,呛得我们只好都跑了出来,再一摸炕,冰凉。这说明,炕根本不进火,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此路不通!从此后,只要做饭,就是鼻涕眼泪一起流,一抹一脸灰,弄得像灶王奶奶似的。我们商量决定,不论男女生,一人一天,轮流做饭。有一天,该小曹做饭。因为我们天不亮就上工,来不及吃早饭鹦鹉灭火,一直得饿着,加上一上午超强体力劳动,我们早已是饥肠辘辘,前心贴着后背了。

一进门,一股浓烈的来苏水味儿直呛鼻子,原来,小曹把来苏水错当成酱油倒在了菜汤里。菜是不能吃了,由于风大,火全从灶口冒了出来,竹下俊贴的一圈玉米面饼子,一半是糊的,一半是生的。但谁也没有埋怨她。艰苦,挡不住青春的快乐。我们八个人,只要一吃饭,按规定,一人一顿饭讲一个笑话。今天该小罗讲了。他给我们讲《八十天环游地球记》七杀格,我们听得津津有味,有时还笑喷了饭。没有菜,糊一口,生一口的大饼子,不知不觉就进肚了,不知饱不饱,反正笑饱了。
到了秋季,队里分大白菜。把剩下的,没有菜心的小棵菜分给了我们。我们也不会腌酸菜,就把菜洗洗,投到了缸里,倒上一缸水,扔里几把盐,放在房檐下,就完事了,剩下的堆在灶间。冬天吃冻白菜,到了春天,没有菜吃了,才想起来那缸菜。一看,一冬天的雨水、雪水都滴在了里面,水已经变黑了。捞出的菜又酸又臭,无奈,没有别的可吃的菜,只好吃它。娅娅把它切得细细的,放两羹匙油,一大锅水,煮出来的汤也是酸臭味。饿了,吃什么都香,我们每个人都能喝一大饭盒菜汤,吃进巴掌那么大三个大饼子。这种菜吃完了,柴火也没有了,断顿了。我们只好买饼干吃,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晚上我们在一起开会,商量下一步怎么办?怎么在农村坚持干下去。有人提出,只好去“偷”了。可谁愿意当这个“运输大队长”呢?沉默了一会儿,小罗发言了:“我可以做,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不许把我看成小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第二,我干这个,其他活我就不干了。”我们连连点头应允。从此,一没有菜了,就递给他一个篮子,说:“去,弄点菜去。”小罗就趁天黑,出去了,周围都是公社的菜地,不一会儿,不管老嫩,就薅了一筐菜回来。有一次,他去抱队里的柴火张沛然,被队长发现了。队长说:“哎,你怎么能拿队里的东西呢?”小罗毫无惧色地说:“我们没有烧的,没有吃的,我们怎么在农村坚持劳动?你不让我们拿,岂不是破坏毛主席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几句话噎得队长无语。从此我们“丰衣足食”了。

冬季,我们的屋子冷如冰窖。由于炕不进火,屋里的温度和外面差不多,关不关门都没关系,地上冻得全是冰疙瘩。我们睡觉时,不脱毛衣、毛裤和袜子,把棉袄蒙在头上,棉裤、大衣全盖在身上,全靠体温一点点捂热被窝,前半夜基本不敢伸脚。往往是望着天上的星斗,瑟瑟发抖,勉强入睡。天还没亮,社员们就三三两两地到队部集合了。因为,队部就和我们一个院,所以,等到队长“派活”时,我们才急忙从被窝里钻出来。洗脸盆里的水,早已冻成了冰坨,基本我们也不洗脸,也不吃饭,抓起工具,迷迷糊糊就跟着下地了。有一天夜里,外面风雪交加。我们睡到半夜,“哐当”一声,窗户被风刮掉了,北风夹着烟雪直扑进来。我们太困了,也太冷了,谁也不敢起来,直往被窝里缩。早上一看,被子上白茫茫一片雪!如同在外面露营一般。房子建在远离村子的大道边,很不安全。厕所在外面,夜里,女生上厕所都要结伴而去。外屋的门插也坏了,晚上就是虚掩着。有一天夜里,我和雨棉没有睡着,说着悄悄话。只听见“吱呀”一声,外屋门被推开了,接着就听见地上的草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走了进来,然后又听见锅盖被挪动的声音和吃东西的声音。我俩毛骨悚然,大气不敢出。第二天,我们把这情况告诉了大家,大家决定,一定要抓住这个“贼”。到了晚上,我们都没有脱衣服睡觉,闭了灯,在黑暗中严阵以待。果然,他又来了。只听一声令下,我们男女生手持工具,一齐出动。男生先堵住了大门,女生拿手电一照,原来是一只猫!这只惊恐外分的猫,是来偷吃我们留在锅里的剩大饼子的。此后,我们才安上了门插。
配图:谷莉莉画
编辑 谷莉莉 果丰

作者简历
谷莉莉,1950年代出生,沈阳教育学院美术系毕业,曾经从事过中学美术老师金匠世家,电影院美工,装修设计师,装修公司经理等工作。
现居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市。
欢迎投稿
《咱们村》记得住乡愁的文学平台——无论您来自北国的小镇,还是南国的边陲;也无论您是生在东海渔乡,还是西漠村庄,《咱们村》永远是您温馨的港湾;拿起您的笔,述说一下乡情、乡音,描绘一下家乡的美丽,讲述一下温情的故事,回忆一下曾经的难忘……

投稿请扫描二维码 联系主编
《咱们村》编辑部投稿邮箱
https://2434470285@qq.com

标签:

上一篇: 疟疾防治知识〡新西兰〡21个最美妙的湖(下)~!-NZ华页
下一篇: 蕾黛丝一万五以内,搞定你的第一块表-ELLEMEN睿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