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耳什么意思一个小山村的“无塑梦”:坚决打赢这场“硬仗”!-浙江法制报

发布时间: 5年前 (2016-09-15)浏览: 96
一个小山村的“无塑梦”:坚决打赢这场“硬仗”!-浙江法制报

一个小山村的“无塑梦”


王记者,大老远的,过来采访就不必了。

电话那头,陈飞说着一口温州味普通话。简单“交涉”过后,剩下半晌沉默。

那你来吧异界封神录,过来吧。我在村口等你。

停顿片刻,他说:

我也想知道出路在哪里。

在过去的18年里,陈飞这个普通的永嘉农民,以竹篮子为“武器”,喊出“重提篮子买菜”的口号,向塑料袋等白色污染说“不”。2005年5月,在陈飞的推动下,他的家乡沙头镇珠岸村创建“中国无塑料袋第一村”,这个时间点甚至比我国正式执行“限塑令”还早了整整3年。
2008年6月1日起,国内推行“限塑令”,即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
可是,令陈飞不解的是,“限塑令”推行整整10年后,效果却并没有预想的那么理想。他最直观的感受便是,即便是珠岸村内,塑料袋又卷土重来了。
“无塑料袋第一村”
从永嘉的上塘中心城区出发,车行S223省道永嘉段,一路上远山如黛、近水如烟,楠溪江边颜色鲜艳且排列整齐的折叠椅和太阳伞不时闪现,昭示着盛夏旅游旺季的来临。不到半个小时,珠岸村就在眼前。
即便身处中国山水诗发祥地,这个楠溪江穿村而过的小村庄在很长一段岁月里依旧名不见经传。直到大名鼎鼎的旅游景点“永嘉书院”落地,游客才纷至沓来。只是皇帝心仙人,喧嚣终归属于节日和游客,对于珠岸村民来说,更多的时光还是在清汤寡水中度过。
但这平静如水的乡村生活,其实在2005年是泛起过涟漪的。
在一片池塘的拐角处聚集了好几爿杂货店,几位老太太坐在店门口闲聊。“老人家,知道‘无塑料袋第一村’吗?”面对记者的问题,坐着的老人突然激动地站起来,齐刷刷回答:“知道知道!无塑料袋第一村就是我们珠岸村!还立过牌子呢!”
2005年5月16日的珠岸村,甚至比过年那几天还热闹傅羽嘉。村民们点燃了红彤彤的蜡烛,还搬出了轻易不动用的巨大的珠囤灯。随着一个直径接近2米的竹篮子被众人托起,“第一村”的牌子立起来。
那个时候,很多村民甚至并不清楚“环保”到底有多重要,但这并不妨碍开店40年的村民陈康础将那段日子称为“美好的时光”。村两委在每个肉铺固定位置配设了稻草绳,全村900多户家庭都收到了免费的竹篮。“那时候,大家都用竹篮子装菜,用稻草绳扎肉,用纸袋装食品,很少使用塑料袋。”陈康础回忆。

陈康础依旧保留着当年陈飞送他的竹篮子
“限塑令”正式实施后毛琳微博,珠岸村的村民们觉得“腰板更硬了”,蔡紫芬那时候大家都觉得,用不了多久,村里仅剩的塑料袋也将消失不见。可是,10年后的“世界环境日”,陈康础坐在他的店铺内,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头肌。柜台边上,一沓厚厚的透明塑料袋正迎着风咧着口笑。
“开山容易守山难”

陈飞被称为“民间限塑斗士”
珠岸村成为“无塑料袋第一村”,关键人物自然是陈飞。
2000年的夏天,陈飞在回乡探亲时,被楠溪江边张牙舞爪的塑料袋所震撼。读过大学的儿子告诉他,这些塑料袋大多不可降解,留在大自然中不仅几十年不会腐烂,还会产生致癌物。从那时起,陈飞就决定向塑料袋宣战。这场仗,一打就是18年。
在陈飞的观念里,和塑料袋说“再见”并不是桩难事,“只要大家认识到它的危害,并且愿意重提竹篮,‘无塑料袋’就可以实现。”为此,他见人就说塑料袋的“坏话”,之后甚至自掏腰包娄婧事件,重金买竹篮免费分发给村民空耳什么意思。
2008年3月,陈飞第一次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到北京参加两会,随身携带的56个竹篮子和3000条手帕立即引起广泛关注,有媒体喊他“环保斗士”。
可即便成了“斗士”,陈飞也回避不了一个问题万玉枝,那就是“开山容易守山难”,珠岸村这个“无塑料袋第一村”也难挡塑料袋的“回马枪”。
“拿最简单的例子讲,村里不少摊位是流动的外地客商来摆,塑料袋免不了;外面亲戚来访,带礼物来,肯定有塑料袋包着。”说话间,陈飞突然激动得嘴唇有些发抖,“塑料真的是无孔不入!我们处于一个被塑料袋包围的世界!”
大环境也在诉说着艰辛。陈飞回忆起“限塑令”刚出台时603663,媒体宣传、商家响应,消灭“白色垃圾”,使用环保型购物袋、帆布袋的理念蔚然成风。但短短几年后咒怨2 日版,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超市在塑料袋消费总量上所占的比重一下子变小,外卖和快递成了塑料袋使用的“大头”。仅快递业一项,根据《2017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快递业塑料袋总使用量就达147亿个。
与此同时,“限塑令”也始终难以在小型超市、肉菜市场、临街商铺、街边小贩、乡镇小卖部等地方推行。因为在这些购物环境中,人们结账时使用塑料袋早已成为根深蒂固的习惯。
“塑料袋的功能没法替代,但塑料袋的材料可以替代嘛!”见到陈飞,陈康础忍不住吐露心声,“拿篮子毕竟不方便,还是得找更合适的替代品。”末了海蒂·拉玛,他还以老友的身份劝上一句:“陈飞啊,这个事情光靠你一个人,难呐!”
“此梦一定会实现”
现如今,陈飞已年逾六旬,头发花白,看东西也变得模糊。当读到《泰国南部一幼鲸惨死 体内80个塑料袋重达8千克》之类的新闻时,他推着鼻梁上的老花镜发泄愤懑之情。
好在,珠岸村看似回到了起点,其实不然。就拿村里的一汪小池塘来说深蓝词典,陈飞自豪地说,现在已经没有塑料袋漂在上面了。村民们的环保意识也都增强了,偶尔还会聊一聊“绿色环保”“低碳生活”这样的话题。进步最大的是几家蔬菜摊的老板,已经主动放弃采购那些颜色鲜艳、毒性更大的塑料袋,而选择价格更高但对环境污染相对较小的那一类。
而真正让陈飞继续保有“无塑料之梦”的,是好友邬寿法正在苦心开创的杜白环保产业。
邬寿法在环保材料的研发上已持续了10年,对于环保事业的热情不亚于陈飞平乡天气预报。2015年9月,在外创业多年后切西瓜电脑版,邬寿法回到永嘉,加入“温商回归”队伍,打造100万吨级的生物全降解新材料产业基地。为了表明企业的方向介休一中,他直接将“杜白”注册为企业的商标,寓意“杜绝人类白色污染”。
“杜白袋”
在陈飞的指引下,记者特地前往距离珠岸村40公里的“杜白区域总部”一探究竟。邬寿法向记者介绍,眼前这一只只形如塑料袋的“杜白袋”,其主要成分是最普通不过的淀粉。“这些‘杜白袋’很环保,可回收利用,填埋几个月后便能完全降解,安全无污染。”邬寿法一边说,一边将装有28斤重物体的袋子一拎,“你看,牢固性也完全不亚于塑料袋高歌曼舞。”不仅仅是“杜白袋”,用各类秸秆等植物纤维生产的板材、一次性快餐盒、水杯等,目前也已陆续投入市场,邬寿法和陈飞都觉得“未来可期”。
陈飞还注意到,今年联合国环境署首次聚焦一次性塑料污染问题,并将世界环境日主题定为“塑战速决”。而在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就在其官网向全社会征求“塑料垃圾污染防治”的政策建议,并明确提出了“禁用(限制)一批、替代一批、规范一批”的治理总体思路。
“这说明,和塑料袋的这场仗,并不只有珠岸村在打。”陈飞说弹跳哥王涛,他相信,珠岸村的“无塑梦”将来一定会实现。

本报首席记者 王索妮 文/摄
往期精选
“海飞丝”越洗越痒,“舒肤佳”用了过敏……你常用的这些很可能是假货董永七仙女!
大牌专柜VIP半年消费了17万,可她竟然做了这样的事

标签:

上一篇: 灵介质一个女人,要怎样才算见过世面-英福达
下一篇: 郯城县李庄镇一个女人,敢“这么”称呼你,是暗地里对你“动情”了,超准-夜思情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