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伊斯特一个人的旅行-香格里拉,一不小心捡了个雪山生死之交-落七的格子

发布时间: 6年前 (2015-11-11)浏览: 86
一个人的旅行|香格里拉,一不小心捡了个雪山生死之交-落七的格子
孙同学:感谢落七同志路上捡了我并请我吃了顿炒饭!
(一)
去香格里拉纯粹就是个意外,从丽江古城回到客栈后,我和孙同学坐在院子的长椅上聊天,讨论明天要去哪儿。他一开始是打算要去泸沽湖的,我想去香格里拉。后面不知道怎么的,刷了一篇攻略说去泸沽湖的路不好走,我说你跟我去香格里拉吧。他说好吧。于是就买了第二天去香格里拉的车票。香格里拉还没通火车,只能坐大巴车上去。我就这样把孙同学捡到了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下辖市,平均海拔3459米,上车之前特地去买了一盒红景天(抗缺氧的药)备着,像我这种爬个楼梯就会气喘吁吁的体质,怕到了那里会有高原反应。车刚开不久,我很认真地跟孙同学说:“孙同学,我想睡觉,你关注下我的动静,看到风景不错的就把我叫醒,看到我不对劲呢,更要把我叫醒了,万一高原反应就挂了呢。”然后他信以为真的点点头。到了半路他真的把我摇醒,当我睁开困到不行的眼睛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时候,他表情诡异,特激动的跟我说:“落七落七,我刚刚真以为你死了,我叫了你几回了没反应。”我被他的表情给逗笑了。觉得这家伙还挺靠谱的。从丽江到香格里拉坐大巴车要四个小时,沿途的风景特别美,孙同学特别激动,我就没再睡,跟孙同学聊天聊了一路。
(二)
到了香格里拉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我们跟车上同行的几个人拼车去了独克宗古城,住了一家叫皛皛的青旅。绕了一大圈才找到客栈,不过同行的几个人觉得不喜欢就去了隔壁的客栈,因为是淡季,人不多,所以那天客栈好像除了老板一家人就是我跟孙同学了。把东西收拾好了之后,我们就出去觅食了,饿了大半天,孙同学都快饿疯了变鬼3.1。我们找了一家馆子,点了两碗牛肉炒饭。那家馆子挺有意思的,里面贴满了各种彩色的卡纸,卡纸上是游客进来吃饭时的留言。我说要不我们也留一个吧。然后就问老板要了卡纸和笔,在上面留了字桑妮·黎翁。孙同学在上面写:感谢落七同志路上捡起了我并请我吃了顿炒饭!我就尴尬了,我在写的时候,他瞟了一眼,然后一本正经地把身份证掏出来,说:“呃,那个枵腹从公,小七同学,看来我还是很有必要再亮一下身份证啊。” 我先是蒙圈,后面顿悟赵县政府网。好吧,我的迷糊病又犯了,把孙同学写成了苏同学,尴尬。
我:感谢孙同学路上被我捡了之后带着我这个路痴乱闯香格里拉平望吧!

我们叫了滴滴车,去石卡雪山。师傅是一个藏族小伙,人很好,90后,性格豪爽直率,一路上给我们讲很多藏族的事,包括藏民房子的构造讲究,屋顶上的经幡,白塔意义等。但是等我们到了石卡,发现人家售票窗口关门了。然后拉茸师傅就带我们去纳帕海。纳帕海很大,师傅说纳帕海有洱海的一半大。纳帕海是季节性湖泊,雨水少的季节有一部分的地方是没有水的,就变成了草原。等到七八月份的时候,纳帕海就装满了水,会更漂亮。高原上的天空真的很美,感觉伸手就能触碰蓝天,白云就飘在头顶上,像棉花糖,立体感特别强。用孙同学的话说就是:漂亮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们绕了一圈纳帕海,然后回独克宗古城。香格里拉温差有点大,白天碰到的几个人留了微信,他们在群里说气温要降了,叫我们早点回客栈。到了傍晚确实蛮冷的,我就穿一件衬衫,当然冷啊。本想要是在古城里有看到合适的就买一件外套,但是没有,然后孙同学就把他的毛衣借给我穿了。从纳帕海回来我们就在古城里逛高义山,毕竟是藏区,宗教氛围特别浓厚,我和孙同学对什么都很好奇。我喜欢转经筒,拉茸师傅告诉我们,转经筒要顺时针转动,不能逆转。古城里有一个超大的转经筒,需要十个人这样才能带动它。我跟孙同学转了十圈,累到不行。



我喜欢藏民七彩的经幡,一开始看过去以为就只是一块块彩色的布,但是后面近距离的看才知道,每一块经幡上面都印有经文,然而我看不懂。宗教文化真的深邃又博大,有宗教信仰的人其实挺幸福的。



天色渐晚,我们走在石板路上,远远听到有音乐声传来,一开始以为是大妈在跳广场舞,走近才发现不是。他们在跳藏族舞蹈,一群人围成一个大圆圈在跟着藏族的音乐跳舞,从年长的老爷爷到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仿佛是听到音乐就过来了,后来人越来越多,我跟孙同学看着看着就加入了跳舞的行列。藏民的舞蹈动作繁多,变化多端,手脚要特别灵活应用才能跟上,好后悔没好好学舞蹈,感觉自己特僵硬,看到老奶奶跳的那么起劲觉得惭愧啊。我跟孙同学两个人张牙舞爪似的跟着人学,我在想我们肯定是出来搞笑的。孙同学是彻底玩嗨了,本来想去吃饭的,走到了半路,他问我:“小七,你很饿么?”
我:“还好,还不是很饿。”
孙同学:“要不我们再回去跳会儿。”
然后我们又返回去跳了两圈才去吃饭。孙同学中毒太深,回去的路上还一直在哼《祝酒歌》。

(三)
第二天,我们跟拉茸师傅约好8:30他来带我们,我定了7点半的闹钟爬起来。然后收拾东西出门,孙同学惦记着人家的酥油茶,所以我们去了前一晚的小餐馆吃早餐,点了酥油茶和青稞饼。酥油茶有牛奶的丝滑和茶的清香加上青稞饼酥酥脆脆的口感,两者简直绝配啊。

可惜,天公不作美,下雨了杀铃。
我们去了小布达拉宫——松赞林寺。再一次感受佛教带来的震撼。我就远远的拍了几张全景,如果是晴天,蓝天映衬下的松赞林寺一定会非常壮观。

松赞林寺是建在地势较陡的山坡上,我跟孙同学不想跟导游,所以自己爬了梯子上寺里,孙同学很认真的一级一级数台阶,刚开始我跟他一起数着,爬了一半我就撑不了,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登顶了,一百多级阶梯,我在休息台上大口喘气,孙同学调侃我:“你这样能上雪山么?”我很坚定的说我可以的。

寺里穿着红色僧衣的僧人在念经,认真又虔诚。走在寺里,我都不敢发出声音,怕打破这里的庄重,惊扰佛像。每年有很多的佛教信徒会如约来到这里朝拜,怀揣着虔诚的信仰,以佛教的方式朝拜。我总觉得有信仰的人会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他们骨子里会多一份忌惮,多一份坚定,也多一份希望。我其实挺羡慕他们的。
我不信耶稣,不信菩萨也不信佛,但是会遇佛拜佛,遇庙拜庙,求个平安许个愿。宗教可以不信,但一定要尊重。
从松赞林寺出来,拉茸师傅还没到,我们就在前面的博物馆逛逛,有个藏族小伙带我们参观,给我们讲解佛教文化。当他对着一副佛教壁画给我们讲六道轮回的时候,把我和孙同学都给吓到了。他说好人死后可以上天堂,坏人死了会先上刀山下油锅,洗掉生前的罪孽方可轮回。我跟孙同学说以后一定要做个好人啊。他笑cry。
(四)
拉茸师傅又载着我们去了石卡雪山,看到我们穿得单薄,特意提醒我们一定要租个防寒衣再上去。上石卡雪山只能坐缆车上去,全程大概40分钟,还要换乘纽伊斯特。走进登山入口,一个大姐冲我们喊:“你们这样上去不行的,雪山海拔4000多米,没看到人家还带着氧气瓶呢,上面还下雪,你们穿这么少上去会被冻死的中年计划。”孙同学怕我真的会冻死,跟大姐租了件防寒衣。我跟孙同学说:“孙同学,你一定要活着带我下来,不然我就不还你钱了瑞贝卡·张。” 孙同学很配合的回应我:“嗯,我们会活着下来的。”
我们两人视死如归般的上了缆车,我第一次坐缆车,有点恐高,况且我们可是吊在半空中,山本一木缆车下面都是悬崖峭壁的,很惊悚。我心里有些怕,每次缆车一晃,我就抱头捂耳朵。然后孙同学特别没良心地坐在对面笑我。
第一站是到高原牧场,上面白雪皑皑,白雪覆盖在松树林上面,像极了水墨画。没怎么见到雪的我异常激动,跑到雪里边去玩,觉得一点都不冷。然后孙同学感叹:“果然是没怎么见过雪的南方姑娘,看到下雪这么开心。”


我们换乘了另一趟缆车到山顶。石卡雪山海拔4500米,山上风雪很大,白茫茫的一片,路有点滑,走路要特别地小心翼翼。看到别人穿着防寒衣,背着氧气瓶,觉得自己真是雪山奇葩,我穿着裙子上去的,孙同学就穿了件牛仔外衣。估计是我们太激动的原因,开始还真没觉得怎么冷。



拉茸师傅说如果是晴天的话,在石卡雪山山顶是可以看得到梅里雪山的。但我们去的时候是下着雪,所以山顶上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就看不到什么了。但是于我这个南方姑娘来说,这白雪覆盖的一切,像是童话里的冰雪世界。



后面开始觉得冷了,我只好把防寒衣穿上,孙同学在山顶点了根烟抽起来伊川天气预报,他脸都被冻紫了,我有点担心。下了雪山他才跟我说是因为太冷了才抽烟的。我们两站在最高处,对着山谷呐喊。
“孙同学,你一定要感谢我把你捡了带到香格里拉!”
“非常感谢落七同志在路上把我给捡了!”
山谷里传来巨大的回声,不用怀疑,我俩是真的玩疯了。

孙同学的鞋子底较硬,走路会滑,摔了两回最强不良传说。他给我拍照的时候直接摔倒了,倒在雪地里给我拍了张照片,后面他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特别嘚瑟地说:落七同志,这可是我倒在雪地里给你拍的,我这是用生命给你拍了这张照片啊。“表情很入戏。这家伙一开始觉得斯斯文文的,后面混熟了就觉得他超幼稚。不过我确实很喜欢那张照片。

我们坐缆车下来的时候,我心里就不怎么害怕了,然后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心,挖了孙同学的八卦,然后发现这家伙是个情种。孙同学唱歌很好听,我特喜欢听他唱歌,然后我们在缆车里嗨起了歌,我在想路过的缆车里的人肯定觉得我俩智障。
后面我们安全下山,从出口走出来的时候,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我们终于活着下来啦炼器狂潮!“孙同学说:“我们也算是雪山的生死之交了。”嗯,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们去找拉茸师傅之前,商量好要骗一下他我们没有租衣服就上山了。拉茸师傅真信了,惊呼:“你们太厉害了,穿这么少就敢上雪山的真的少有。”
师傅直接载我们去了车站,孙同学得赶回昆明,我们就买了下午四点多的车票回丽江。
(四)
回去的路上,我跟孙同学聊天,天黑了的时候我们还在车上。我跟孙同学讲台湾姐姐跟我说的她亲身经历的那件极其诡异的鬼故事,结果我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不敢看车窗外。我一个极度怕鬼的人,在天黑的时候讲鬼故事简直就是给自己挖坑。回到丽江的时候已是7点多,我们去吃了饭,当做是散伙饭。孙同学要赶晚上十点的火车回昆明,我要留在丽江,第二天再回大理。吃完了饭就真散了,他去火车站,我回青山。回到青山的时候,青山老板问我:“那个跟你一起的哥儿们没来么猥琐侠?”我跟他说他回昆明了。然后青山老板幽幽地说了一句:“哦,他把你一个人丢下了。”我哭笑不得。
讲真,捡了孙同学后,我后面去束河,去成都,去重庆就再也没有捡到像孙同学那么靠谱的了。我真的是花光了所有的好运来捡了孙同学。
谢谢,我的雪山生死之交。
(插曲)
从雪山下来之后,孙同学对他那只打火机就特别不舍,因为那只打火机是他在雪山抽烟用的那只。但是后面他飞天津的时候,打火机不能带上飞机,邮寄也不行。我看他急成那样,就让他把打火机留在昆明,我到昆明的时候再去取,我先帮他保管,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他。所以那天我到昆明转车去成都的时候,就去倾城拿打火机。
取打火机的过程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孙同学告诉我地铁2站,出来走十分钟这样就到了。我信了,然后按照孙同学的路线找那家青旅,但是我路痴啊,结果迷路了。更惨的是下雨了,还打雷,还打不到车。深深的感受到全世界对路痴的伤害。我怕赶不上火车,就改签了。孙同学叫我赶紧回车站,我没理他。我心里只想怎么样都要帮他拿到那个打火机。后面终于打着了一辆车,找到倾城,拿了打火机。前台姐姐很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打火机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么邢爱林?”我笑笑,然后就出来了,坐车去了火车站。终于赶上了火车,然后打开微信,被孙同学的消息轰炸了。
我发了条朋友圈,后面李先生给我发了微信问我去哪儿,他好像看到我了。我说我赶火车。好巧,这都能碰见。
然后那只打火机就被我放在我的大红书包里,一直带着。

标签:

上一篇: 盲打软件一个人真正的教养,往往藏在他得意的时候-职场学习
下一篇: 秀发图片一个人一个月瘦多少最合适?-疯狂兔运动生活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