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聊天室一个将军眼里的真实西沙-长文青春向上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09-27)浏览: 102
一个将军眼里的真实西沙-长文青春向上
守护西沙,为什么我们抛洒青春不吝啬
■ 陈俨
一首《西沙,我可爱的家乡》,唤起了无数人对西沙群岛的向往。的确,西沙非常美丽,在2005年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最美的海岛”第一名,所以我们西沙人都说:“美丽就是西沙的名片!”但是我想跟朋友们说,西沙的美丽绝不仅仅源自它的外部景观。
西沙历史悠久,战略地位重要,与祖国、民族的命运始终紧紧相连。几十年来,有一群官兵始终驻守西沙群岛,一茬又一茬,守护着这一片美丽。今天,我想带大家去了解一下西沙的自然景观,了解我们的官兵在那里训练生活的点点滴滴。

万顷碧波中的“中国心”
首先要明确一点,我们国家绝不是只有960万平方公里,我们还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而南中国海占整个海洋面积的87.3%,西沙群岛又扼守着整个南中国海的中北部心脏地带。
具体来看,以永兴岛为原点,从永兴岛出发到海南岛大约是182海里(1海里约等于1.852公里),这就意味着一艘中等航速的补给船从三亚出发要航行15个小时到达永兴岛小李不哭。
整个西沙群岛分为两个小的群岛,一个是永乐群岛蓝舌石龙子,另一个是宣德群岛。西沙最大的岛屿是永兴岛,地势最高的岛是石岛,两者共生在一个礁盘上。在石岛的东南方向是东岛,东岛是西沙植被最好、最美的一个岛屿,著名的西沙三宝就在这里。永乐群岛主要包括珊瑚岛、琛航岛和金银岛,1974年1月19日爆发的西沙海战就是在琛航岛、广金岛打响,这一仗我们收复了被“南越”军队占领的所有岛屿,没有这一仗就没有今天的南海局面。永乐群岛的西南部就是经常提到的中建岛,中建岛距离本部90多海里,距离越南很近,中建岛条件最艰苦,驻守在这里的官兵曾被中央军委授予“爱国爱岛天涯哨兵”荣誉称号。

永兴岛,三沙市首府,最美岛屿。有人说:“从空中俯瞰永兴岛,就像是镶嵌在外南海的万顷碧波当中的一颗美丽的中国心。”
全军唯一有编制的“雨水班”
在永兴岛上建有一个机场,机场的周边有很多沟渠,所以这个机场还有一个特殊的作用就是收集雨水,供岛上的居民使用。因此,西沙部队里就有一个全军唯一有编制的“雨水班”:专门收集雨水,净化、输送淡水。雨水班有3个战士、1个班长,每逢下大雨,这几个战士就欢天喜地往机场上跑,为什么?来水了!

沙固然美丽,但由于其独特的地理条件,导致淡水奇缺。西沙群岛官兵饮用的淡水只能依靠补给船每月从海南岛运来,一遇上特殊情况,淡水送不来,官兵们吃水用水就成问题。
为解决吃水难题,1999年,上级为西沙建成了雨水收集净化库,经过过滤净化的雨水可以直接饮用。三名官兵担负起为西沙居民收水、净水、供水的重任,而西沙雨水班也就应运而生。
为了更好地收集雨水,永兴岛机场的跑道和停机坪,都设计成了千分之五的斜度,雨水流入后,进入积水坑,经过电容、沉淀、反应、过滤、消毒等一系列处理,不加任何药品就已经达到了国家饮用水标准。
为了给守岛官兵多提供淡水,雨水班养成了每天关心天气预报的习惯。海军往往讨厌坏天气,唯独雨水班是越下暴雨越兴奋。一下雨,别人往屋里躲,雨水班的战士却兴奋地往外跑。
十多年来,雨水班的战士收集净化了120多万吨雨水,换作市面上常见的18升装大桶水,是6667万桶;如果用载重量750吨的“琼沙3号”轮从海南岛专门运,需要运1600趟。

枯守的岁月不曾消蚀战士的情怀。他们把大爱镌刻在血脉里。
水至清、景最美:海底30米看军报
西沙的海水极其清澈,但是具体清澈到什么程度呢?地理专家曾说过,西沙海水的能见度是三四十米。或许你不理解三四十米底下是什么样,举个例子,西沙部队有一个干部,原来是潜水员,他曾经说过:我当年在西沙潜水下去之后,在30米处看解放军报,看得还是清清楚楚。

除了湛蓝清澈的海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也给我们带来了数不清的珍藏,我称之为“三宝”。

由于林木繁茂,东岛上鲣鸟、军舰鸟等海鸟终年群集,鸟粪层深厚。以鲣鸟数量最多,逾数千只,使东岛又有“鲣鸟天堂”之誉,因此鲣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宝”。

第二宝,先讲个故事。2006年,我到东岛蹲点,在这期间发现了一头受伤的小牛,官兵们把小牛带回了营区,交给一个叫冯文辉的战士照料。冯文辉看到小牛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哑巴小新娘,悉心照料,给小牛清洗伤口,甚至拿出自己平时喝的牛奶来喂小牛,时间久了,小牛对冯文辉的依赖性越来越大,成了冯文辉的独家“宠物”,除了冯文辉不和任何人亲近。小伙子去写黑板报,小牛就跟在他后面舔他的衣角;小伙子去码头搬东西,小牛就跟在后面加油鼓劲,一人一牛形影不离。转眼间半年过去了,冯文辉也到了退役的时候,虽然小冯的内心很舍不得,但是却没有办法把小牛带走,便咬咬牙、狠狠心跟着战友从东岛到了永兴岛,在那儿等了三天,然后坐船离开了。当时是我送的小冯,当我送完他回到宿舍的时候,东岛的守备队队长打来电话,说自从冯文辉离开东岛的那天开始,小牛就不吃不喝、滴水不进,刚刚已经气绝身亡。
后来部队派演出队进北京演出,当时有一个故事,叫做《西沙动物》,里面有四个故事,这就是其中之一。
相传这种牛是郑和下西洋时候丢下的,现在在东岛的原始森林里大概生活了七八十头。

第三宝,是一种看似非常普通的植被,叫做水芫花,在整个世界的版图上只有两个岛有这种植被,一个就是在东岛。水芫花在海边上任凭海水扑打都不会死掉,但是要是把它挖走放到大陆上就很难养活,它的枝干只有筷子那么粗,但是就是折不断网易聊天室,古人都用它做船钉。

将军林与西沙兵
在永兴岛的西部,有一片绿影婆娑的椰林,这就是赫赫有名的“西沙将军林”。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西沙高度重视。当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杨得志上将来西沙部队视察时,为了勉励守岛官兵扎根西沙,爱岛建岛,同时也为改善西沙的自然条件,搞好绿化,美化营区,亲手在西沙海军招待所院内种下了一棵椰子树,从此以后形成了一个规矩,来一个将军种一棵椰子树,如今已经达到1400多棵。

如今,举目四望,“将军林”已是枝繁叶茂,宫宝田郁郁葱葱,像一颗碧绿的明珠镶嵌在西沙宝岛上,在南中国海绽放别样的光芒。

说起西沙,就必须说说驻守在这里的官兵。很多人说,在那么美丽的地方当兵多惬意啊,但是我想说,再美的景色不能当饭吃,在这里生活、在这里驻守、在这里履行职责,需要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在西沙服役时间最长的一个战士,整整驻守了24年吕紫剑,把自己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孤悬海外的荒岛上。我们都说美丽是西沙的名片,但是这名片的背后写的是什么?写的是艰苦,写的是寂寞,甚至写的是生死考验!
在西沙生活,你要面对非常恶劣的自然环境,概括起来就是“三高、一多、一缺”:高温高湿高盐、热带风暴多、严重缺水。解放军报曾经刊登过一幅西沙新兵照片,战士们个个脸色黑黝黝,我想说的是,这是西沙的阳光和海风赐予我们战士最优雅的人体彩绘、最高贵的青春印记,美得可以叫做“西沙黑”。

风的述说
对于西沙人来说,无论是有名有姓的夏日台风,还是师出无门的冬季寒潮(从未听说给冬季寒潮命名的),绝对是对守岛人生命与意志的巨大考验和励炼。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妮娜》中说过:幸福的家庭各个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在西沙,前半句话没有错,后半句话却不尽然。因为在这孤悬海外的小岛上,不幸的家庭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短尾矮袋鼠。正因为大海阻隔、海风困扰,正因为交通难等、信息不畅,许许多多西沙人与他们的亲人和家庭之间,常常演绎出或凄美、或无奈、或悲伤、或惆怅、或令人仰天长叹、落泪扼腕的故事。曾有一姓张的排长,在家办了喜事上的岛。在金银岛工作了14个月后,第一次回家探亲,当他兴冲冲踏进家门时,妻子却对他说:走,咱俩去离婚。她说这日子没有这么过的。(好在后来小张又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当然,唯其如此,西沙人的情怀才会在那天水之间显得分外耀眼,“爱国爱岛,乐守天涯”的精神品质才会熠熠生辉!
南海的风,会告诉你这一切!
1997年,中建岛有一位战士小曾探家归队时,在三亚买了几十只刚刚孵出来的小鸭子,准备带回岛上养。可是遇到了寒潮,交通船走不了,他只好一边喂鸭子一边等交通。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月。好容易有了船来到了永兴岛,又得等。一等又是几十天。等到气象允许了,他又带着小鸭子来到琛航岛。在那里,他又苦等了一个多月。最后,他带着鸭子回到中建岛时,所有小鸭子都已经“长大成人”,有的已经开始下蛋了。又何止是小曾呢,把羊养大的、把猪养大的、把狗养大的,这事多了去了!

我再说一个真实的故事吧。有一年,由于气象原因,中建岛连续几十天没有补给了。实在没有吃的了,战士们想法在海滩上抓回一只海龟,想要改善伙食草字头加凡。可回来一看,战士们流泪了。那海龟背上刻着三个字:张有义千年湖。张有义是中建岛守备队的第一任队长。当年,他抓到这只海龟后,在它背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十几年后,这只海龟又回到这个小岛。这海龟不能吃,又被放回了大海。最后,指导员周琦决定杀狗。可是,谁都不愿意杀自己的狗,因为在海岛,狗是战士们的好朋友。指导员只好献出自己心爱的大黑狗,独自跑到沙滩上去哭。炊事班长把狗吊在门框上,怎么打也不死,最后,打断了绳索,那狗竟流着眼泪到各个房间去找自己的主人。这是周琦哭着给我讲的真实故事。西沙人常说,美丽是西沙的名片!可是,在这张名片的背后写的是什么呢?写的是艰苦,写的是寂寞,甚至写的是生死考验!

还是在这个中建岛,有一任指导员叫张昭华。在一个风大浪高的季节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母亲病危!老人家在最后的时日里,唯一的心愿是见一见自己的骨肉亲儿。部队首长也知道了这一情况,天天盯着气象云图想派船把他“抢”下来。可是老天不作美,接二连三的大寒潮把南海揽得像一口煮沸的锅,小小护卫艇连港口都出不去,更不可能抵达中建岛。望着那涛天的海浪,张昭华心如刀割,实在熬不住想娘的情,便悄悄来到沙滩上,面向北方,面向母亲的方向跪下双膝仙人湖,独自一人热泪长流。守备队其他人看到指导员跪在那里雕龙记,知道他家里出了事,又不便多问,于是,十几个战友也默默地来到张昭华身边,齐刷刷地跪下,陪着他一起流泪。每每想到在空茫一片的沙滩上,一群男子汉长跪不起的情景,我都禁不住想流泪……
尽管西沙人远离欢乐、枯守清贫,但他们就像一颗最硬的钢钉牢牢地钉在大海深处。我突然想到西沙的一种独有树木,叫“抗风桐”。抗风桐不惧炎热、不畏干旱、不怕风雨,即使被狂风吹倒,也能发出新枝,再成林木。它们构成了南海深处挺拔而亮丽的风景。西沙人就像抗风桐一样,深深扎根在这天水之间。他们那坚贞不屈的高尚情怀,也会踏浪而歌、御风而行,在南海的天水间率性而恣意地飞扬着!

《大爱无言》(入选全军第五届摄影艺术展)。大潮退去,中建岛便裸露出荒蛮和贫瘠。枯守的岁月不曾消蚀战士的情怀。他们把大爱镌刻在血脉里。 陈俨 摄
在西沙,因为缺少淡水,每天用水严格控制,岛上只有女兵能够享有淡水洗澡的待遇。除此之外,还要面临着诸如“交通难、通信难”等问题。但是为什么我们的战士能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坚守呢?我想,不外乎源于一个“情”字——对祖国的赤子之情、对海岛的爱恋之情、对战友的手足之情、对先烈的崇敬之情。西沙官兵有一种宝贵的“西沙精神”:爱国、爱岛、乐守天涯。尽管艰苦,尽管孤寂,但是守护国土的这一份责任、这一个岗位,让战士们乐在其中。

有歌叫《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想这首歌特别能代表和反映我们西沙官兵的情怀:“为什么我们守着清贫谈富有,为什么我们远离欢乐不言愁今村美穂,为什么我们抛洒青春不吝啬,为什么我们豪饮孤独当美酒,为什么,为什么,不要问为什么,你不说出来我也不开口,太阳疼爱我,月亮抚摸我,还有一支钢枪沉默在肩头。”


作者简介:陈俨,1954年12月出生,1969年2月入伍,历任战士、排长、指导员、政治处主任,讲师、副教授,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海军工程大学副政委,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少将军衔。1977年考入河北大学经济系,1999年成为我国第一位国防经济学博士。发表各类著述100余万字。曾在西沙等南海岛屿驻守10年,海军赴亚丁湾第五批护航编队政委。全军优秀指挥军官,优秀党务工作者。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协会会员。

标签:

上一篇: 七雄q传如何提升战斗力
下一篇: 七雄q传管仲技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