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凯利一个关于电波的故事-大西南的电波

发布时间: 6年前 (2015-02-10)浏览: 76
一个关于电波的故事-大西南的电波
第一卷 第六章 来自北京的声音(上)
一本破旧的杂志将林鸿带入了另外一个神奇的世界,他这才发现,原来看似空荡荡的空间中,竟然存在着如此多无形的无线电信号。第一次从根本上了解了收音机的发声原理。
根据杂志上的记载东方龙狂,“矿石收音机”非常神奇,居然不用电源就可以收听到空中的无线电台,并且需要用到的元器件也非常简单,完全适合初学者制作。
于是,林鸿将制作一部“矿石收音机”作为自己的最新目标。
原本,林鸿只要完全按照杂志的说明直接制作即可,根本不用完全弄懂其中的原理。但是,这不是林鸿所想要的,他那强大的求知**绝对不允许自己这样简单将其做好就完事,他要完全弄懂其中每一个原件所起到的作用。
于是,他按照书中作者推荐的阅读书籍列表,开始了他的阅读计划。
那份阅读列表包括六本参考书籍,林鸿记得很清楚,这六本参考书籍,老徐头那个书架上都有收藏。
白天,林鸿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他的眼睛虽然看着讲台上的老师,脑子中却在回想着《简明无线电原理》上的内容。
黑夜,林鸿则领着阿黄,一人一狗静静地藏在那棵树下,借着车木厂的电灯一直看到天亮。
五天之后,林鸿就已经将这本书看完了,并且除了他一些他还没有学到的知识,上面的内容他基本都理解了。
又是周六,林鸿再次来到了老徐头的院子,他惊讶地看到,今天院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穿着大白褂子的寸头老者。
林鸿刚走到院子门口,那老头就已经察觉,他远远地看了他一眼,林鸿却感觉到自己头皮一阵发麻,好像被什么猛兽突然之间盯住了一样,连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
“将军!”
老徐头大喊一声,右手抓着一颗棋子“啪”地一声使劲拍在了放在小桌子上那自己用墨线画成的棋板上。
寸头老头脸色一变,连忙将眼神移到棋盘之上,发现不知道老徐头那跃过楚汉河界的小红马竟然形成了“马后炮”的必杀之局。
“不算!不算!”
寸头老者的嗓门大得出奇,高亢洪亮,只见他拿起老徐头的小红马撤回原地,还想要退回自己之前走的一步棋。
老徐头高兴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连忙拉住了寸头老者的手腕:
“老孙头,事先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不许耍赖!”
“我刚刚只是一时分心而已。”寸头老者反驳道,“都怪这个小子红豆曲简谱,要不是他突然出现,我也不会下一步这样的臭棋,对吧罗伯特凯利?马后炮我会看不出来吗?”
说完,寸头老者一脸凶悍之色,瞪大着眼睛看着林鸿:“小子,你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我……”
林鸿被他的气势吓得退后了半步馅老满。
“行啦,老孙头,收起你那一套,我还不清楚你?别吓坏了孩子。”
老徐头脸上露出无奈之色,显然对这个老孙头的耍赖手段早已领教过了。
“林鸿,别怕。这个是隔壁村的孙爷爷,他跟你闹着玩呢我的糟糠之妻。”老徐头回过头来对林鸿说道。
“孙爷爷,你好,我叫林鸿。”林鸿赶紧打了个招呼。
“小家伙,蛮懂礼貌的嘛。”老孙头满意地点点头,“人虽机灵,就是性格有些太娘了点。小家伙,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走起路来,应该抬头挺胸,钢钢的!像你刚才……”
“行啦,行啦,就你话多。”老徐头连忙打断他的话,老孙头不清楚林鸿的情况,再不阻止,心直口快的老孙头肯定要伤到林鸿了。
然后,老徐头问林鸿:“林鸿,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徐爷爷,这本书我看完了,来还书。”林鸿扬了扬手中的书本,然后又说道,“另外,我还想借一本书回去看。”
这么快就看完了?
老徐头心中诧异,不过也没多说,而是直接说道:
“嗯,你直接将那书放回到书架上吧,要借什么书,自己去那里找,房间的门没锁。”
说完,他便重新做下来,招呼老孙头继续下棋,并且在对方的耍赖之下,最终同意对方悔棋。
林鸿见老徐头没功夫招呼自己,于是便一拐一拐地朝老徐头的屋子走去。
老孙头看着林鸿远去的背影,这才明白刚刚老徐头为什么打断自己的话。
“这孩子腿脚不利索?”
老徐头点头道:“他是林昌明家的小子,小时候脑子摔伤过郑冀峰,结果留下了后遗症,应该是伤到了小脑,平衡功能受到了影响。”
“哦~”老孙头一脸恍然,“我想起来了,之前听说过你们村有这么一个孩子,小时候摔坏了脑壳,结果变成了个傻子……就是他?”
老徐头摇了摇头:“他只是腿脚有点不便而已,傻子倒不至于……”
说到这里,老徐头想起这几天来和林鸿的接触,随口说道:“没准他是同龄人当中最聪明的一个。”
林鸿来到老徐头的房间,这次心中又是一番不同的感受阳光体育之歌,因为这一次老徐头并没有跟在他身边,心中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束缚感,感觉非常地舒服。
他首先快步走到书架面前,将黑布拉开,然后重新从头开始浏览书架上的书籍。这一次要比上次慢多了,他将每一本书籍的名称都深深地记在心底,只是记书名,因为如果要一本本看下去的话,肯定没时间。
不过仅仅是那些极其专业是书名也让他心情非常激动,因为这些书名当中也往往包括很多信息,极大地增加了他的眼界。
例如通过那本名为《怎样抑制电气设备对无线电的干扰》书籍,他就可以知道,电气设备是对无线电有负面作用的,并且已经有专家学者专门针对这个课题做过研究,找出了应对之策。
林鸿的记忆能力很强,上次只是匆匆走过一遍,他的脑海中就好像出现了一个虚拟的书架,想要知道书架上哪个位置有哪本书,他只要稍微想一下而已。只是上次由于时间关系,他并没有看完。
这一次莲心曲,大概只花了七八分钟的时间,他就将脑海中的那个书架给补全完整了。
然后,他从其中拿出一本名为《电工基础》的书籍来,这是他之前那本《简明无线电原理》的序言当中,作者提到的一本书,对方说要想完全看懂那本书中的内容,必须先掌握《电工基础》中的基础知识。
林鸿将《电工基础》打开稍微翻了一下,欣喜地发现这本书真的是基础中的基础,是专门给那些没有任何电子方面知识的人准备的,一些常见的基本概念和公式,里面都有解说。
林鸿将书本合上,正想继续看看其他书籍的时候,房间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沙沙”之声,把他吓了一跳。
他闻声看去,原来从是老徐头的“无线电台”那边传出来的。
还没等他走到电台前面,音箱中再次传出了声音,并且这一次不再是噪声,而是非常清晰的说话声。
“沙沙沙…CQCQ,这里是BY4BU呼叫CQ并等待回答……”
第一卷 第七章 来自北京的声音(下)
“沙沙沙…CQCQ,这里是BY4BU呼叫CQ并等待回答……”
音箱中再次传来同样的呼叫,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面对这种情况,林鸿感到非常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一个人正在里面不断地呼叫着?
林鸿的脑海中这时突然出现一个电影片段。那是一年多前,村外来了电影放映队,晚上在村长家院子前面的农田中放映了一部抗日战争片。当时林鸿是坐在父亲肩膀上看的,他依稀地记得,片中曾经有战士背上有一种长着长长天线的设备,他们用那个设备和伙伴取得联系。
是了,他们所用的设备就是叫无线电台!
林鸿彻底想起来了。
这段记忆之所以有些模糊,是因为时间隔得太久,而那个时候,他的脑子还并不是很好用,有些昏昏沉沉的,记忆力也不像现在这样一看就能记住。
“沙沙沙…CQCQ,这里是BY4BU呼叫CQ并等待回答……”
对方不断地在重复着这样的话语,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样。
而那声音中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林鸿感觉自己心中有些蠢蠢欲动,老是有一股冲动,想要去回应一下。
改怎么回答呢?
林鸿的视线在眼前的设备上扫来扫去。
这时,他看到面前那个电台面板上挂着一个椭圆形的东西,尾部连着一根电线接入到电台内部。
这应该就是说话的地方。
林鸿有些虚心地朝房门口看了看,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一把握住了话筒,鼓起勇气用颤抖的声音,弱弱地说道:
“喂…”
“沙沙沙…CQCQ,这里是BY4BU呼叫CQ并等待回答……”
对方仍然不知疲倦地这样呼叫着。
林鸿又“喂”了几句,对方仍然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这里有个按钮?
林鸿这才发现,话筒的旁边有个按钮,他立刻明白了,郑安仪说话的时候应该需要将这个按下去。
于是,他按住按钮再次鼓起勇气说道:“喂…你好…”
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方不断呼叫的声音终于沉寂了,迟迟没有再传出来。
林鸿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正想将话筒挂回原处的时候,音箱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好,小朋友,很高兴和你建立通话……沙沙沙……”
对方竟然回答了!
林鸿的心脏砰砰直跳,血液也直往脑袋上涌去手卷烟丝,小脸儿也变得红通通的。
直接用电台和别人对话的体验,让他感到非常的奇妙。他以前听老师说过,隔壁村里有一部电话,可以和千里之外的人像面对面那样直接通话,想来也就和这样差不多吧?
心情震荡之下,他激动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沙沙…小朋友,你几岁啦?”对方主动问道。
“我…我八岁了。”林鸿终于回答说道。
“沙沙…八岁就会使用电台了,真了不起……叔叔八岁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呢……”
林鸿这次主动问了一个问题:“叔叔…你在什么地方?”
“沙沙…我在北京,北京你知道吗?就是**所在的地方…沙沙……”
他竟然北京?!
林鸿彻底呆住了。
北京,**所在的地方。
在他的印象中,北京是一个非常远非常远的城市,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属于可望而不可及。
老师曾经说过,从东陵市去北京都至少要坐几天几夜的火车才能到达。而他现在,竟然和北京的一个叔叔直接通话了,这让他震撼得无以复加。
“沙沙…小朋友,加油努力学习,长大了,来北京上大学,这里……沙沙沙——”
对方正说着,“沙沙”的声音突然间大了起来,直接将对方的声音给覆盖掉了。
“喂,叔叔,你在吗?”
林鸿连忙呼叫了几句,可是音箱中依然是“沙沙”一片,根本听不清楚任何声音,他和对方彻底失去了联系。
看着面板上那么多的旋钮,林鸿根本不敢动手去操作,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害怕将这个电台给弄坏了。
最终西行囚车,他恋恋不舍地将话筒挂上去,离开了老徐头的房间。
兴致不高地林鸿,和外面和两个正在下棋的老头道别,往家中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躺在床上,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刚刚的经历给了他前所未有的精神冲击,他从来没有想到,通过电台,自己竟然可以和远在北京的人建立联系,而且感觉就是在面对面的交谈一样。
虽然他已经从老师口中听说过类似的场景,但当时他根本没有任何感觉,认为那样的情况离自己太遥远,完全当做是神话故事在听,而今天他才真正感受到了无线电的无穷魅力。
北京……
妈妈好像就是在北京吧。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母亲的那张照片,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思念。
如果我也有这样一个电台,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和妈妈说话呢?
想到这里,林鸿立刻爬起来,然后从床底下的“百宝箱”中拿出了那个被父亲摔碎了的收音机,接着又从箱子里面拿出一把小刀。
他正式开始动手制作“矿石收音机”,而且所需要的元器件,直接从自己的这部小收音机中就地取材。
他心中非常清楚,“矿石收音机”只不过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收音机而已,肯定无法和老徐头的“无线电台”相比。但是,他现在对无线电懂的还很少,必须得一步一步从简单学起,才有可能最终像老徐头那样,亲子动手制作出属于自己的“无线电台”。
早起的检波器是直接用天然的矿石而制作的,而检波器又是收音机中一个重要的元器件,基于这个原理,让“矿石收音机”的存在成为可能。
一个简单的矿石收音机定王妃,主要部件有五个部分,一个线圈、一个可变电容、一个检波器以及耳机以及天地线。
而林鸿手中的这部收音机,就可以直接提取其中的一些元器件,毕竟他手中也只有这么一个东西,其他的东西要不就需要自己亲手制作,要不就得去外面购买或者拾取。
从里面提取了几个元器件之后,他又来到父亲的房间,从一个大箱子里面找出了一捆漆包线,然后找来一个父亲扔在院子里的啤酒瓶,开始一圈一圈地将漆包线缠绕在啤酒瓶上。
……
林鸿的动手能力虽然很强,不过“矿石收音机”一时半会儿还是完成不了,主要是手头没有最主要的元器件“检波器”。
按照杂志上的说法,检波器可以自己用矿石和金属探针制作而成,也可以用2AP9型的二极管来代替,不过二极管的灵敏度没有天然矿石好。
林鸿手头这两种东西都没有,不过他最终决定还是不用二极管来替代,因为书上提起过,二极管的价格比较贵,并不是他目前能够承受得起的。
将主要的元器件准备好,林鸿怀中揣着之前那五毛钱出门了,他知道村里的一个老中医那里有所谓的“绿色矿石”买,他记得,上自然课的时候,学校的老师曾经说过,有些天然矿石可以入药。并且,他还亲眼在老中医那里亲眼看到过。

标签:

上一篇: 血红素加氧酶一个大消息传来,彻底结束了!-财经韬略
下一篇: 葛倩茹一个82岁金华老人的梦,成就这座世界万花园,堪称奇迹!一园四季,重现盛世中华-金华旅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