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绮窗帘一万七千英灵血洒田家镇的悲壮史诗(1)-皮旅虎团的兵

发布时间: 6年前 (2015-09-22)浏览: 74
一万七千英灵血洒田家镇的悲壮史诗(1)-皮旅虎团的兵

经过安庆六安战役,马当湖口战役,九江战役,黄梅战役,广济战役,瑞昌战役,马头镇战役,星子战役,万家岭战役,富金山战役,潢川战役等十几个战役以后,武汉会战重要到了最高潮。
当时日军主要分两路进攻,主要分为南路和北路。北路的作战焦点在罗山和信阳,而南路日军的目标就是田家镇要塞群。一旦罗山和信阳被日军攻占,武汉北方就基本无险可守,武汉就没有必要继续防守的。而一旦田家镇要塞被日军攻占,武汉东边门户大开,显然武汉也守不住了。所以,武汉会战最高潮的阶段,就是田家镇要塞群的争夺战,以及罗山、信阳战役倩女梦岛。
由于田家镇附近长江江面仅有几百米,是扼守长江最好的地点,是修建江防要塞最佳地点。加上附近地形也算比较复杂,修建陆地要塞也可以进行较长时间防御。所以田家镇要塞也是武汉东边防御体系的最后核心,是长江上的一个重要的关卡。

对于这一点,时任第11军司令官的冈村宁次最为清楚。当年他在孙传芳部队担任参谋时,就在武汉地区负责制定计划,所以对田家镇要塞的重要性最为了解。冈村宁次早在会战开始前,就将占领田家镇要塞作为最终的目标,在他看来,只要占领了田家镇,也就等于占领了武汉三镇。
既然日军能够意识到田家镇要塞的重要意义,蒋介石等国民政府高层自然也早就知道了。田家镇要塞群在七七事变之前几个月就开始修建,到武汉会战爆发之前已经修建了整整一年时间,包括长江北岸的田家镇要塞,长江南岸的富池口要塞,半壁山要塞,一共三个要塞。虽然修建水平不高,也实在是技术力量不及,其它能做的,蒋介石也基本都做了。
在这三个要塞的下游,是武穴城和马头镇要塞,作为田家镇要塞的缓冲。
武汉会战爆发前几个月,国军统帅部就在田家镇设立了“田家镇要塞司令部”曼谷保镖,驻有海军方面的炮兵部队和一个步兵守备营,总兵力大概2000人,隶属第9战区张发奎的第2兵团。蒋介石任命梅一平少将为要塞守备司令,梅一平少将是海军的将领,不是陆军的。当时由于国军海军军舰大部分已经损失掉了,海军官兵操纵军舰上的火炮参与陆地作战。
1938年6月,武汉会战的序幕战在安庆打响,蒋介石下令立即给田家镇增兵。国军73军奉命赶赴田家镇增援,随后马当湖口战役打响,73军大部前往一线作战,留下战斗力最强的57师在原地驻守。 鉴于兵力不足,7月中央军精锐部队第2军开赴长江北岸的田家镇,同时54军也开赴到长江南岸的富池口。为了便于指挥,第2军,第54军合编为第11军团(57师划归第2军指挥),军团长由大名鼎鼎的第2军军长李延年担任。
江北的部队总指挥第11军团司令李延年,下属第2军(军长李延年),包括郑作民第9师,施中诚第57师,以及炮兵第16团,独立炮兵第6营 第2军和第54军都是中央军的精锐部队决胜21点。此次蒋介石在战前说:田家镇如此重要,必须任命一员虎将。李延年能力够了,而且我一向对他不薄臧健和,他一定会用命死战的。

第11军团司令李延年

第二军副军长兼第9师师长郑作民
李延年估计日军进攻田家镇要塞的兵力至少4到5万人,而自己仅有2个军的番号,实际不过3万人左右。按照中日两军武器装备和训练上的差异,一般来说防御中国军要以两倍数量才能有效阻挡日军。所以李延年向蒋介石要求增兵,蒋表示同意,准备把26军,86军,48军等其他几个军调过来。不过这几个军当时正刚刚参加了广济,黄梅战役,退下来还没有几天时间,兵员装备又有一定损失,短时间内援军无法赶到。另外的几个军损失更大,实际无法增援田家镇。武汉地区到处都在激战,到处都是兵力不足。李延年没有办法,只能就着手上的兵力先部署。
由于对田家镇要塞群的重视,蒋介石、白崇禧、冯玉祥一再亲自前往视察。武汉会战爆发前1个月(1938年7月),第5战区代司令长官白崇禧亲自视察了田家镇要塞,他认为兵力和火力还是不足。白崇禧预计日军进攻部队数量更大,他认定日军进攻部队至少有3个师团近10万人,仅仅依靠2个军3万人根本不可能有效阻挡。同时日军第3舰队可以作战的舰船200多艘,光靠国军20多门要塞炮,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白崇禧向蒋介石求援,蒋介石当时也接到了李延年汇报兵力不足的紧急电报。蒋完全同意白崇禧的主张,白崇禧随即将中央军第26军、黔军第86军、桂军48军三个军开赴田家镇一线。8月6日任笑霏,蒋介石又亲自电令李延年等,指出“田(田家镇)、富(富池口)要塞为大别山及赣北我军阵地之锁钥”,要“以与要塞共存亡之决心,积极整备,长久固守,以利全局,以扬国威。”

日军占领广济以后,立即展开了对田家镇的进攻部署。
冈村宁次很狡猾,也很有军事能力,国军的对手并不弱。部署完毕以后,日军很快发动了进攻。日军首先从田家镇要塞东边发动进攻,他们兵分两路,沿着长江南北同时出击。其实早在8月底,日军台湾旅团已经兵分两路杀向富池口。 但由于防御的54军顽强抵抗,台湾旅团前进非常困难,前后作战长达20天之久,还借助了大量的毒气弹蛏子怎么洗,才杀到马头镇外围。
9月10日,日本第3舰队几十艘军舰,一面扫雷,一面强行突进到武穴附近江面,与长江以北的武穴 以及长江以南的马头镇的国军炮兵激烈炮战。几小时激战后,数量质量都占有绝对优势的日军舰炮火力,完全压倒武穴和马头镇炮兵,国军炮兵被压制的几乎无法有效开炮还击。
14日,沿长江南岸推进的台湾旅团第2联队第2大队和海军陆战队全部搭乘第3舰队军舰,突然在马头镇登陆。马头镇的国军并不多,当时马头镇要塞(瑞昌县属)已经被摧毁,整个被炸成一片焦土。守军第49师一部抵抗虽然猛烈,但无奈日军兵力火力都有完全的优势,阵地又不复存在,实在无法长期坚持,最终马头镇失守。其实马头镇要塞只是一些简易工事而已,不算是什么要塞。

马头镇与武穴隔江而对,间距3000米,马头镇失守,日军得以由此隔江炮击武穴,并掩护海军舰艇在江上的扫雷作业。经连续几天飞机轰炸、舰炮和岸炮的猛轰,武穴被炸成一片废墟。从马头镇方向看,武穴完全笼罩在一团烟雾火海之中。
马头镇失守以后,距离马头镇仅仅几公里的富池口也危险了。 富池口就在田家镇要塞对面,仅仅隔一条长江。如果富池口一丢,田家镇也很难守住了。田家镇要塞守军无奈,将77野炮2个连及仅有的105轻榴弹炮、75高炮各1个连,在9月13、14日调赴加强富池口要塞的火力。 这些炮兵虽然帮助富池口守军大大阻碍了日军的前进,却使得田家镇要塞的机动炮兵战斗力大为削弱,减弱了田家镇方面的防御能力。
9月15日开始,台湾旅团兵分两路,从东面和南面夹击富池口要塞,期间遭受54军18师的顽强阻击。18师原属18军,战斗意志非常顽强,加上又有野战炮兵的大力支持,火力上拉近了不少。
从马头镇到富池口,直线距离仅有约10公里距离,而台湾旅团这个精锐旅团却步履为艰,有时候一天仅能前进不到1公里。台湾旅团的波田旅团长为了遮羞,谎称国军依靠天险修建了坚固永久性工事,导致进展缓慢。实际上倾城之恋灵希,这一线仅有一些简要工事,国军将士顶着日军炮火和大量毒气弹冒死苦苦支持。
长江南岸的日军进展缓慢,短时间内无法实现目标。冈村宁次急了,他命令长江北岸的国军立即全线进攻,分两路攻击田家镇。其中,东路日军必须在短时间内攻占武穴,因为根据情报武穴地区仅有国军一个团兵力。在冈村宁次严令下,9月15日,日军海军第3舰队20多艘军舰,掩护海军陆战队500多人,在武穴以东的潘家湾、中庙、玻璃庵强行登陆。
对于日军此次登陆作战,守军第2军57师的337团已经有所预计。他们在这一线修筑了一线坚固防御工事,配备了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由于日军轻敌,事先并没有海军炮火长时间轰击国军阵地,就仓促登陆。结果日本海军陆战队刚一登陆,就立即遭遇轻重机枪猛烈扫射,根本无法前进。而此时日军海军炮火由于害怕误伤不便于大规模炮击,最终登陆的日军丢下一堆尸体后狼狈撤走。

9月16日,日军海陆军战队吴镇守府第4特别陆战队,在舰载重炮的掩护下,强行在武穴以东登陆。此次日军登陆人数太多,有数千人之众。57师337团驻守这一线仅有数百官兵,实在无法有效击退这股日军,最终被迫放弃外围阵地,全军退守核心阵地武穴。日军尾随追击,随即杀到武穴。
57师第337团面对数倍数量的日军毫不示弱罗绮窗帘,他们奋力凭借城防工事抵抗。无奈武穴在这两天的炮火中几乎被轰成平地,剩余的城防工事屈指可数。一部日军干脆从炸踏的城墙直接冲入城内,第337团立即组织敢死队同日军进行激烈的巷战。

数小时残酷巷战后,日军冲入武穴的部队架不住57师337团近战肉搏的拼命打法,全军溃退出武穴。但日军后续部队源源不断的到来,在下午2点,有一股1000多人日军增援到武穴城外,随后一拨拨继续冲入武穴。337团干脆放弃了城防,直接以巷战阻挡日军。在不大的武穴县城内,两军血战一整夜,日军伤亡惨重,而337团也几乎拼光了。但57师既然能在1943年的常德,从8500多人拼到100多人,自然没有一个孬种。337团本来就想死守武穴,战到最后一兵一卒。
不过李延年总指挥认为日军已经从北面出动1万5000大军猛攻田家镇要塞,这才是日军主攻方向。57师337团此时死守武穴已经没有意义。随后李延年下令337团除留下1个营牵制武穴日军外,余部立即撤出武穴,立即赶往江堤一线。李延年要求337团务必破坏江堤,阻止武穴日军继续从东面向西逼近田家镇,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人物。
337团两个营撤出武穴去破坏江堤,剩下的那个营居然坚持到第二天拂晓。337团擅长巷战,他们利用轻机枪配合步枪手榴弹组成一个个火力突击组,集中火力压制日军冲锋部队。弹药如果不足了,就立即挺起刺刀冲锋,日军海军陆战队毕竟不是陆军作战部队,没有什么巷战经验,所以损失很大,久攻不克。这个营一个晚上就造成日军500多人伤亡,超过己方伤亡的5倍。坚持到第二天早晨,由于337团另外两个营已经破坏了江堤,大水到处泛滥,李延年命令这个营立即放弃武穴撤退。于是这个营剩余的不到100人才带着伤员撤走。

337团在武穴的作战对日军是致命的,尤其是破坏江堤更是厉害。 大量长江水江水灌入了田家镇东面和东北面的武山湖,黄泥湖,龙感湖这三个湖,形成一片面积很大的泛滥区。同时17日开始这一带突然出现暴雨,真是雪上加霜。日军不但重武器无法前进,连步兵也寸步难行,进攻自然也无从谈起。
57师337团退出武穴并不意味这武穴由此丢失。实际上国军依靠泛滥区和复杂地形,在武穴附近日军整整缠斗了10天之久,武穴地区在27日才被日军占领。 等到日军从东面逼近田家镇的时候,实际田家镇已经被放弃。所以说,57师一个团的兵力,居然牵制了日军从东面进攻的数千人,算得上非常成功。由此,武穴守军337团基本起到了预定的作用,也就是在外围阻挡日军二周以上时间,这在当时是相当不容易的。
在日军海军陆战队强行登陆武穴的同时,田家镇以北广济的日军第6师团,也开始了大规模的进攻。由于广济的第6师团自身也处于四面国军部队的威胁下,无法抽调太多兵力。他们以战斗力最强的今村胜治的第11旅团的步兵第13联队和独立山炮第2联队为骨干,补充其他部队组成了今村支队。表面上今村支队兵力似乎只有不到1万人(7000多人),但火力却非常强大,仅仅那个炮兵联队就有36门山炮。
广济距离田家镇还不到25公里,今村胜治得到的情报是田家镇要塞北面只有国军第2军一个军驻守,兵力约1万人。今村胜治认为自己兵力不比第2军少,火力又是它的一倍以上,加上空军的大力配合,估计最多一周可以占领田家镇。其实今村胜治心中认为最多只需要2、3天就可以占领田家镇,毕竟两军不过25公里,以日军进攻行军速度,一天10公里是最基本。所以,今村胜治定下的一周时间,对于他自己来说,已经是留了很大的余地。
今村支队在海军陆战队攻击武穴的同一天发动进攻,他们在9月15日从广济出发,很快杀到了田家镇外围的铁石墩、松山口附近,距田家镇仅15公里魔域传说。
田家镇要塞北面不是湖泊,就是沼泽,只有一块比较平坦的丘陵,宽大约有1.5公里。这块丘陵的最外层是所谓的松山,其实也就是一些连绵起伏的低矮山坡而已,最高海拔仅有300米,谈不上什么山。松山也就是长着松树的山,这一线外围阵地宽度大约7公里,是北面的门户。越过松山以后地形更差,几乎是一马平川的数公里的平地,无险可守了。所以,北面防御核心自然是松山,国军以原有的20个永久要塞为核心,又在松山修建了大量野战工事,并且布置了雷区。
今村支队是号称日军战斗力第一的第6师团的精锐部队,战斗力自然不弱。他们经过15日一天的激战,击破了第2军第9师在外围的小股部队阻击宁波神舟学校,全线逼近松山阵地。
李延年见今村支队率领一个步兵联队,一个山炮联队近万人大军直接杀入田家镇北线,立即下令聚集兵力迎战。除了让武穴国军撤退以外北美1776,还命令57师接手第2军第9师其它零散阵地,让第9师全部兵力得以北上松山一线,和日军决战。

今村支队攻入松山外围已经是15日夜晚,照常理来说日军一般不会进行夜袭作战,因为日军在火力上有明显优势。火力的优势只能在白天才好发挥,在晚上互相看不清对方,火力优势不明显,又容易误伤,所以日军很少夜战。不过此时的今村胜次少将极为傲慢,他认为自己占有绝对优势,击溃国军一个第2军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所以居然连夜进攻。
从9月15日晚上开始,日军从田家镇要塞北面全线进攻,这也是田家镇战役的主要战场。面对今村支队气势汹汹的进攻,李延年的第2军第9师针锋相对,双方狠打硬拼,战斗极为惨烈。由于日军攻势猛烈,两军接触以后不到24小时,第9师所属的4个团中,已经有3个团和日军正面交火,仅有1个团作为预备队。而最前线的50团仅仅两天的交火,已经伤亡三分之一,可见日军火力只猛烈沃行讯通。
今村支队战斗力极强,老兵很多,武器更是相当先进。而第9师也是参加过淞沪会战和徐州会战的强力部队,并不可能被第6师团的大名吓倒。
时任第53团1营营长解云祥,回忆当时的整个阵地上,终日硝烟弥漫,血肉横飞,天空中刺耳的飞机啸叫声,地面上的枪炮声和战士们与日军搏斗的撕杀声连成一片,响彻山谷。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我守军凭借即设阵地,在要塞炮兵及军师炮兵部队有效的火力支援下,沉着应战,迎头痛击来犯之敌。阵地失而复得者再。我英勇官兵奋不顾身,与敌血战两昼夜……许多负伤的官兵,裹伤后继续坚持战斗。阵地被敌炮火摧毁了,就利用弹坑作掩护,继续战斗。弹药用 尽了,即凭借着刺刀与敌进行白刃战。
解云祥还回忆,他的53团在和日军激烈肉搏战中,第1营第3连下士班长石克俊用刺刀一个刺杀,却被拼刺技术很好的日军打掉了步枪。石克俊立即冲上去,拦腰抱住这个日军,挥拳朝他脸上打去。日军这个士兵大吃一惊,急忙扔掉步枪,两人在地上翻滚厮打起来。在激烈的打斗中金成焕,力气较大的石克俊将日军压在身下(日军士兵在二战期间身材普遍矮小,平均身高在1米6左右),日军士兵见打不过,居然将石的耳朵一口咬下。石忍着剧痛,奋力用双手将这个日军掐死。 正常来说,这种大规模的攻防作战,敌我双方作战距离基本都在200米外,主要发挥远射武器的威力。一旦到200米内,基本上胜负已分,不是一方撤退,就是一方放弃进攻,很少会出现这样互相掐咬的肉搏战。由此足可以看到,战斗已经打到了什么地步。
日军地面炮火猛烈只是国军伤亡较大其中一个原因,更可恨的是日军飞机的猖狂。由于田家镇要塞几乎没有高射武器,日军战斗机轰炸机肆无忌惮的超级空飞行,到处投弹和扫射国军部队。这一线负责空中支援的是日本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包括战斗机45架,轰炸机18架,飞机总数超过60架,数量已经很多了。当时武汉地区国军正在全力保护武汉三镇,由于日军飞机数量是国军的一倍多,国军空军疲于应付,虽然颇有战果,但显然无法兼顾前线控制权的争夺了。

国军没有防空武器,第9师师长郑作民抽调一部轻机枪来对空射击,同时指挥预备队那个团,以营连为单位,集体用步枪对空开火。 这样打法基本不可能打到日军飞机,只是对其有一定阻碍而已。日军飞机虽不太敢超低空飞行了,但轰炸和扫射还是相当猛烈。
日军今村支队的山炮部队炮击极为猛烈。 山炮独立联队的36门75山炮数量众多,射程高达9公里,无论火力还是射程都完全压倒我方炮兵部队。我军野战工事在日军这么多山炮的打击下,一个个被炸得粉碎,我军伤亡非常惨重。两天激战下来,仅仅解云祥所在的旅,排长,连长,营长就伤亡60多人,士兵伤亡近千人,但日军伤亡也大,黄色军服的日军尸体到处都是,躺满了山野。国军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他们依靠地形和要塞工事死守,给日军造成很大的伤亡。
第9师用迫击炮猛烈轰击进攻的日本兵。由于国军处于防御,迫击炮早已计算过射击方位,所以炮击相当准确,给日军造成不小的伤亡。日军用几十门山炮猛烈轰击国军迫击炮部队,作为压制金融皇帝。国军迫击炮被迫分散开使用,但每门火炮都尽量高速发射,以尽量弥补一线国军士兵火力上的巨大劣势。
由于日军第6师团进攻过于猛烈,第9师伤亡过大,一线部分阵地在17日被日军突破。 得知阵地部分丢失的消息后,第9师师长郑作民将军和第26旅旅长亲自赶赴松山第一线指挥反攻作战。 一线官兵见师长旅长都不怕死,士气再次被鼓舞,17日当天收复了部分丢失的阵地,松山阵地还是很稳固的。

李延年看到16日,17日两天伤亡数字以后,顿时吃了一惊,脸色铁青。他随后下令将57师大部向田家镇核心阵地收缩,准备作为预备队,随时增援第9师。

标签:

上一篇: 茂县天气一个优秀女人该有的爱情观 -女人睡前静读
下一篇: 泽诺尼亚4攻略一个女人的气质来自哪里?-第三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