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与野兽国语〔小说〕园口布鞋的故事(9章—12章)-老少同行

发布时间: 6年前 (2015-06-10)浏览: 60
〔小说〕园口布鞋的故事(9章—12章)-老少同行
点击「老少同行」关注同性老少恋每晚九点三十分,我们不见不散
第九章
我又急又气,不顾一切地说:我没准儿后天就回去呢?咱们一块去不好吗?也算我感谢他老人家呀?
那有什麽感谢的?你要是感谢就感谢我吧!小怪就是怪!
你这个人怎麽这个样子呢?我是说趁我在、我们一块去看看人家不好吗?我也想去,你明白吗?你若不去我去,我明天就回市里。”我气急败坏了。
小怪一回头,吃惊地看着我,“至于吗?我以为你说着玩儿呢!再说我们今天刚到又喝了酒,我怕你累呀?他不就是给你挤了挤吗?那还用感谢吗?那我也会的,只要你不嫌土气。”
谁说的,还有呢?我向他敞开脖子和前胸,你看,你说他心肠儿好不好!我着急地说。
他更加吃惊了!呆了一下,说:天那!你被他揪成这个样子了?你不嫌难看吗?你…….你可真有意思!
那有什麽,我看你是死爱面子!揪完后很舒服,他说我的火大,这样卸火最有效!”
可是你不能吃药吗?你……
你不是说我瞧不起农村吗?你现在看呢?我觉得我以这样的方式讽刺他很解气。
我没说呀?好好好,你要觉得好就行!你这脾气真该改改了,这麽大声音干吗?
我也觉得自己很激动。
不是,我是说他对我不错,我也想感谢一下他呀!我压低了小声地说。
好吧!我找点东西咱们就去。小怪无可奈何地说。
我可没有强求你啊!”我不自在地说。
好了,什麽都让你说了!真象个公子哥儿!他恶狠狠地说。
“哎呀!是我错了,李晞彤行吧!”我道歉地说。
小怪拿出了我们自备的一些香肠然后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我趁他不住意将园口布鞋塞在提包里。
“你干吗?”我问。
“嗨!你哪里知道,我这个爷爷有一个爱好,就是好喝两盅儿,我得给他拿点儿好酒啊!”
他拿出两瓶北京二锅头来。
不行,你要去看人家就拿好的,没有诚心就算了!我摇着头说。
你知道啥!他说着,连续拿出很多剑南春和茅台来,“不是没有好酒,这你可不知道了,他最爱喝二锅头了!
是吗?天那,那酒太烈!我苦笑着说。
那没有办法,他就爱这一口儿!小怪无奈地说。“其实你还不知道呢?这二锅头在我叔叔家有十多年了,也是上等的好酒!我叔叔知道了肯定会心疼的!他宁愿给剑南春也不舍得这个。小怪神秘地说。
啊!那太好了,你叔叔回来你就说我们不舍得喝好酒才喝了二锅头的!我自作聪明地说。
小怪深深地白了我一眼说:他呀,他才尊敬我这位本家爷爷呢!我不送他也会送的。
那最好。我赶紧转过身不自然地点起一支烟来。
哎!你怎麽抽烟黎氏大宗祠?真不正常!他摇着头说。
怎麽不正常,我只是有些累了。
累了就不去吗!我也累了。
不不,不是,我想早去早回然后睡觉。我急忙道。
好吧,走!你就不考虑考虑我?
我们可是去看你的爷爷呀?我故意把“你”拉的声音很长地说。
“有道理!”小怪很无奈。
“再加点儿好茶!”小怪看着我说。
“好啊!我同意!”我没有看小怪,可是我感觉小怪在故意地看我。“你看什麽?别忘了我可是打篮球的!我会用余光看人的!”我警告着小怪。
他还爱喝茶,我是征求你的意见!小怪讥讽我说ca939。
那是你家的东西,我又没有强求你,我轻描淡写的说。
小怪一边装东西一边奇怪的想着什麽。
哎呀!怪哥,我真想感谢你的爷爷,他人心眼儿不错,你就别怪怪的行不行?我解释说。
再说我怪我就和你急!
“嘻嘻嘻…….”我先跑出了屋子。
在快到他的院子时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小怪斜着眼睛看着我,摇摇头走在了前面。
“爷爷”小怪叫的真甜。
开门的是一位40岁左右穿着朴实的人。
“小叔!”小怪像是叫他。
“呦!是小宝啊!什麽时候回来的?”那人问到。
“武平梁野山啊,今天刚回来雨靴踩泥,这是我的同学小悦。”小怪介绍道。
“这麽精神的小伙子!”他打量着我。
“您好!”我很不自然地伸手向他问好。
他感到很突然,急促地也伸出手。
“好了,赶紧进屋吧!”小怪笑着说。
“来,快进来吧。”那人也不好意思地说。
我心里一直跳个不停,为自己的呆板后悔不已。
爷爷做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他的膝盖盖着大红的毛毯,脚上依然是白袜子园口布鞋,还是那麽慈祥,让人不由多看几眼。
“小宝回来了?”爷爷转过头来问。
“爷爷,我回来了!”小怪高兴地坐在他的身边。
我的心里一酸,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也是多余的人,看他们亲热就后悔来这里。
小怪的小叔赶紧让我坐在椅子上。我坐在那里看着小怪和爷爷。小怪的小叔坐在我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偷偷地打量着我,仿佛见到了稀罕物。
“爷爷,您最近身体咋样?我来的急促,只给您带了点香肠、酒和茶叶。”小怪一一的拿出来。
“还拿什麽东西呀?每次都这样,得花多少钱呢?”
“爷爷,我们看您是应该的,我爸爸说过几天回来也来看您呢。”小怪的嘴好甜。
我面带笑容机械地坐在那里,羡慕地看着他们,心想若是这一幕发生在我的身上多好啊。
“这是我的同学小悦,你们认识的,听说您给他掐了头,他很感激您!又听说您是我的爷爷乘龙怪婿3,所以也要来看您官场斗。”小怪回头冲我拌了个鬼脸儿。
这时他仿佛才看到我似的,说:“恩,是呀,我看他头疼的厉害就给他掐了掐,小小年纪心火可不小啊。”爷爷看着我笑了笑。
我的脸红了起来,不自然地说:“是啊,爷爷您这一掐还真管用,我现在好多了。”
“呵呵呵呵…….”他笑了,很自然。
“读书的人就是有礼貌,我们庄稼汉就是不如啊!”小怪的叔叔突然说道。
我更加不自然起来,有些如坐针毡。
他回来大夸您怎麽怎麽好呢,这可是我的铁哥们儿!小怪看到我的尴尬很过瘾。
不错,你这小同学人品我看不错,你们要好好处啊。爷爷慢慢地说。
放心吧,我们住的不远,两家关系也很好。
那就好,快去给拿些瓜子儿来!在柜厨里。爷爷说。
小怪就象在自己家一样翻了起来。
这孩子,总是毛手毛脚的。爷爷开心地笑着。
“来!孩子,坐到爷爷这儿来,你们一边一个。”爷爷用手拍着沙发说。
我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下来,小怪的小叔还是不断地偷偷打量着我,让我始终感觉浑身不舒服。
爷爷的手拉着我,暗中轻捏着我,顿时我感觉好温暖,而且也不怎麽拘谨了。
小怪拿了瓜子放在我身边,仿佛故意似的搂住爷爷的脖子说:“爷爷,我家刚刚装修好,您能不能给我写几幅字呀?我好挂在我房间的墙上。”
第十章
 
爷爷的字可登不了大雅之堂啊!爷爷笑着说。
我是要气氛,再说您的字我感觉不错。小怪居然撒娇地说。
好好好!爷爷明天就写。爷爷说。
电视里正在播放儿童电影《小刺猬奏鸣曲》,正好是小主人公扑在爷爷怀中的镜头,那孩子被爷爷搂在怀中,既幸福又甜蜜。我被这一幕感动了,偷偷地看看爷爷,他没有反应。我的心里顿时觉得很凄凉!
我想:自己毕竟是一个外人,能有今天的那一幕就足矣了!这样一想心里也就好多了。
孩子,你多大了?爷爷问我,好象故意打破沉静。
虚岁21了,我回答说。
爷爷,你看他象不象十七八呀?小怪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那比你还小呢?爷爷问小怪。
甘南情歌啊!他得叫我哥呢!小怪得意极了。
是呀,小宝平时总让着我,我说。
孩子,你在这里习惯吗?爷爷问我。
习惯!我觉得这里很好,外面的风景也好!
以前对我们农村是啥印象啊?爷爷笑眯眯地问。
没有啥印象…不过这里比我想象的干净多了。我实话实说了。
哈哈…那是你还没有到猪圈、菜地去呢!爷爷说。
我能想象得到,不过真的确实是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我强调着说。
爷爷笑了笑没有说什麽,接着看电视。
你是学什麽专业的呀?小怪的叔叔突然发问道。
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我回答。
今后咱们自己家里盖房子、找他就可以了。小怪补充说。
现在正是大城市的开发时期,那你的专业一定很不错啊!小怪的叔叔说。
啊,我没有去大城市,我就分回来了。我心里痛苦地说。
大城市好吗?我觉得还是家里好,尤其是你还没有长大!小怪在刺激我。
我苦笑了一下。
爷爷咳嗽了两声,将毛毯向上盖了盖,打了一个哈欠。
对了叔,不早了,我先走了,明天我还要出门去收核桃。说着小怪的叔叔起身要走。
好,你回去吧!明天他们来接我,你照看家吧!爷爷说。
你们再坐一会儿吧,小宝好不容易回来一回。他冲我们说。
让他们再坐一会儿吧。你先回去吧!爷爷不回头地说。
他开门走了我心里才有些轻松。
爷爷看着我仿佛知道我的心事似的。
这是我的侄子,他晚上没事总来陪我、看我的,爷爷解释说。
家里的活儿平时都是我三叔干的,他照顾爷爷最多了,小怪也说遵化人才网。
这时我才对这人有些好感。
小宝07fj02,你二叔去哪里了?也不说一声儿!爷爷问。
他们说去东北做生意去了,还不是旅游!这不我们俩来看房子来了!小怪说。
爷爷笑了,没有说话。
爷爷,我出去方便一下!小怪笑着说。
就在这儿吧赌命威龙!爷爷一指卫生间。
不了,我去外面吧,挺麻烦的。外面月亮挺亮的!没事!小怪笑嘻嘻地说。
快去快回!别走太远啊!爷爷摆摆手说。
小怪冲我点了头说:你在这儿陪爷爷聊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我笑了。
小怪跑了出去。
屋子里还是很静。
我们都没有马上说话,我不住地看着电视。
小悦,爷爷明天出门了,你在这里要小心呢!爷爷突然说。
恩。
你来!爷爷突然起身说。
我奇怪地看着爷爷,去哪里?
你跟爷爷来就知道了!
我跟随爷爷来到里屋。
灯在哪里?我开!我怕他看不到急忙说。
不用!突然,他抱住我,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
我很吃惊,机械地站在那儿,任由他的亲吻,拥抱。
我感觉他得到他的颤抖。
我的眼泪实在忍不住了,我紧紧的也抱住他,在他的颚下不住地与他相贴。
爷爷……小宝不是挺好吗?您不是有一个好孙子和孙女吗?
傻孩子,你和他们不一样。
那您对我不是慈爱吗?
爷爷对你慈爱,也……那样爱你!行吗?黑暗中他语气凝重地问。
…行…我轻轻地迟疑着说。
爷爷的手紧紧地抓住我,略带颤抖,仿佛两颗心在寂寞的世界畏惧着四周的恐怖。
慢慢地他将我推开,说:好了,爷爷只想让你知道爷爷是爱你的,胜过其他人!
我擦干了泪。“小宝快回来了,爷爷咱们看电视吧!”
好。爷爷为我紧了紧衣领。
我们看着电视,我一边为爷爷剥着瓜子。
我回来了。小怪跑着进来说,“外面好冷啊!”
来,坐到爷爷这儿来!爷爷说。
我们在他身边坐着,爷爷高兴地拉着我们的手。
明天我去县城住几天,你们等我回来啊!我给你们小哥俩做好东西吃。
爷爷,你明天去县城啊?小怪问。
恩。
那…我们等您回来!爷爷的手艺也是一溜的!小怪说。
是吗?那爷爷我们等你,我也说。
对了,小怪看了看表,说:不早了,爷爷您休息吧!
我们也该回去了!我也附和说。
那好!你们等爷爷回来。
爷爷的手又一次捏了我一下,我的手指在他的手背上也轻轻触摸了一下。那一刻、似乎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出了门,我没有敢回头,小怪和爷爷道了别。
小怪走着走着说:今天爷爷的心情真好。
他平时不这样吗?我问。
不多,其实我们几家都很关心他,家里很少断人的!怕他寂寞,小怪忧心重重的说。
到了家,我们洗了脚就在床上躺下,小怪很快就进入了梦香。
我虽然也累,却是辗转难眠,为自己今天的奇遇高兴也害怕。高兴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爷爷;害怕今后会让人家知道、那有多难看呀!我想了很多,现在和今后,真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
第十一章
我的思绪难以平静,感觉自己好象碰到了一件大事情,也有失去的感觉,冥冥中觉得失去的那些就应该是自己最宝贵的吧!
不知道、男人的第一次是不是也象女人的那样重要,我想也应该是吧。以前没有考虑过这麽多,今天真的有了这样的经历反而说不出心里的滋味儿,但这样的感情是自己满意的,他那样不嫌弃我、和我那样、我不应该对不住他呀!他真是的…也不嫌…我不敢再多想,翻身看着熟睡的小怪,他要是知道了还不谴责我才怪哩,猛然觉得腰下有东西塥着,一摸才知道是爷爷送我的那双园口布鞋,我轻轻拿出来看着它,心里很温暖,将它贴近身边,想起白天的那一幕,心血沸腾,下面的那个小家伙就很不老实的有了反应,我更加怕了,急忙将布鞋放在枕头底下,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清晨,阳光斜照在我的床边,我依稀听到小怪的脚步声,听到他在厨房准备着早餐。这时我发现自己还摸着那双园口布鞋,我赶紧收好它,起床去洗漱。
看你睡的香,我也没有叫你,哎,今天早上还真忙。
就做饭你也喊忙啊?
不是,我去送爷爷了,他还问你呢?我说你可能太累了,正睡呢!
啊!你怎麽不叫我呢?我急了说。
他很吃惊地看着我,我想你和他就见过一次,再说你睡的很香吸星宝典,所以没有叫你,你猴急什麽?
哎,我真失礼,爷爷对我挺好的,你也该让我送送他呀!我缓和地说。
就给你掐了掐、想不到你还挺有良心!看,你眉心的红点,哇,脖子都紫红了,还挺好看呢!像个戏子!
我急忙看镜子,才想起来还有这麽一回事情,一看还真是的,头上眉心的红点最醒目,脖子也是有几条大红,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怎麽了呢?
是不是很难看?喂,小怪,你说啊?我看到小怪在神秘地笑。
不是难看,而是很好看!他重重地说,走在大街上人家还以为你是病秧子呢!
那怎麽办?我还是等下去了再回市里吧!
市里也有揪痧的呀?怕啥闫维文?就是有点难看呗!说着他嘻嘻笑了起来。
要是走在街上、每一个人都多看我几眼、那就麻烦了,真惨喽……我一边喝着米粥一边嘟囔着。
那多好啊,我们还没有那个福分呢?他有开始阴阳怪气了。
这你也嫉妒啊?
小怪看着我,而且是目不转丁地。真怪,你知道吗?爷爷可是很少给人揪的,我只见过一次,那是有一个得病的人,快死了,爷爷给他揪了,真神!第二天那人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大觉,没有几天就好了。后来我听说爷爷在饥荒的年头用这土办法治好了很多疟疾和霍乱病人呢!
是吗?我很吃惊地问。
干吗骗你呢?后来有人头疼脑热的就来找爷爷,可是爷爷总是给他们些中药方子,或者让他们吃别的药,就是不给揪,实在不耐烦了就干脆撵人出去,都说他怪脾气,所以我说你还是多少年的例外呢?我上次回来发烧了,他也只不过用酒给我搓了搓,就是洗了洗。说完小怪很是骄傲。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心想:我真该送送他老人家,怎麽我这样贪睡呢!真该死!
你也不用自责,爷爷在那里只是住几天就回来了,他不习惯县城的!
对了!我们今天出去玩儿吧?这里的山水很好的!小怪说。
我们骑上了自行车、在乡间的小路上行驶很惬意。我真没有想到、在我生活的附近还有这样美的地方。小怪说主要是得意于前方的一个大水库,上游是山西,那里雨量充沛,所以这里也是太行山的生态环境示范地。都说山西风光美,我想到了山西肯定会更好。
对了,那里有平遥古城,在一所古色古香的大宅子里面,我和爷爷去那里隐居该多好!我想着想着就想起了他,看着小怪欢欣喜的样子,我在想:小怪,你要是知道了,会理解我们吗?
我们来到水库的上游,它是由几条小溪汇聚而成的,小溪的水很凉,溪边野生的水草很多,我因为怕蛇不敢前行,直到两边都是大石头马绍信,我们才休息一下,那里的螃蟹很多,我们用塑料水桶装了很多,因为沉,就没有上山,在水库的大坝附近钓了几条鱼就返程了。路上几次我试图问爷爷的情况又怕他怀疑,所以心事重重的。小怪也不在意,也许他离开这块沃土太久了吧。
要是爷爷在家,咱们今天就能给他吃螃蟹了!我还是忍不住说。
是呀,不过爷爷可不知道我现在能喝这麽多!他会说我的。
你很怕爷爷?
我也不知道,我们敬重他,也爱他,他其实就像我的亲爷爷一样!
他当初为何不多要一个孩子?就一个女儿?
那你要问爷爷了。小怪眼睛一翻,不高兴地说。
我只是随便问问。
你记住啊,以后尽量不要在爷爷面前提以前的事情!小怪重重地说,“爷爷以前好象很爱一个人,他总是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叹气!我猜的!小怪神秘地说,头扭了扭,自信自己是对的。
是这样?我自言自语地说。
也不一定啊,你不要瞎猜!听见没?我家的事你知道的太多了!
好,不问了,我只不过关心爷爷才问的!
我觉得爷爷见到你倒是一见如故。”他怪怪地说,还摇了摇头。
中午的螃蟹和清蒸鱼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疲惫,我不敢喝的太多,不然头疼起来爷爷就白给我揪了。小怪席间大谈他自己的将来,因为他有一个好爸爸,一个在市里具有显赫地位的人,我不时地讽刺他,他也不在乎,因为我们太好,我知道小怪,他这样的人掌权了不会害人的。但人都在变,也许……….
由于我们都要马上参加工作,所以下午都互不打扰地写着简历,面对即将来临的生活我很茫然,没有小怪那样看的透、有目标,我好象迷住了一样,爷爷对我的那一幕幕总是闪现应崇江,难道性爱真的那样重要吗?我为何会这样?我胡思乱想了很久,小怪倒是学文科的,写完后突然跑到我的面前金佩珊,也不看我写没写,只是玩笑地看着我额头和脖子上的痧痕嘻嘻傻笑了一下就去做饭去了。
清晨,村里的阳光温暖而清新,我独自一人走在通往爷爷住处的小路,看着他住的那座青砖碧瓦的小屋,深深地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心里是什麽滋味,期盼他能早点回来也害怕他回来,我干吗走着走着就又来到了这里呢?难道一个男人要把自己托付给另外一个男人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可是他怎麽那样有吸引力呢?人的感情真的很奇怪?我想到这里竟然也笑了。回头走到路口正好碰到小怪的三叔,我的心里很害怕,他的眼睛好象能看透我的心思一样。
啊,就你自己?小宝呢?
他在家,我出来散散步!我注意到他在看我的痧痕。
还不舒服吗?揪完痧还是要好好休息的。这样,你告诉小宝,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那太麻烦了,我们今天可能去爬山,会很晚。我不自然地说。
我等你们吧!说完他还是看了一眼我的痧痕才走开了。
我回到屋里告诉了小怪,小怪嘟囔了起来,我不想去,他媳妇…啊,我三婶她…她人缘儿不好,所以平时我们很少去他家的。
那咱就回来晚一点好吗?
还是我去说!不去了,就说咱们晚上有事情!
山连绵不断,说八百里太行果然名不虚传,盘山的公路上慢慢的爬行着大大小小的载重车,很大一部分是山西的运煤车,路边已经是煤黑点点,可惜了这美景。其实自然不是刻意惩罚人类,分明是人类自己在种恶果。我是不是也在种恶果呢?突破了这千年的传统观念,会不会有报应呢?我真的不敢再想了。
在水库的上游有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峰,拾级而上不住有松鼠出现,跳跃着,各种小鸟也不停鸣叫,不时有比我们小的学生在写生,我突然想起爷爷也会画的,心想他老人家会不会写生啊,可能都是看了景再回去作画吧。
“哎,你这家伙在想什麽呢?你要是再发呆就回去了!小怪怒道神枪手之死。
不是,我想我也应该把画架子带来写生,那不是更好啊!
你有人家画的好吗?
我好歹也学过两年呢?又是美术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呢!
画画要有想象力,比如我们搞文的!首先要有思想!小怪骄傲地说。
思想过火了是什麽你知道吗?
“什麽”小怪的怪眼一翻。
加上你的怪眼就是神经病!
第十二章
回来后我们已是疲惫不堪,小怪在我发呆的时候又将我推到了水里,我的鞋湿透了,我大怪他胡闹,他却笑嘻嘻地不在意。我洗完脚将皮鞋晒了出去。
“你这家伙,我再出去让我穿拖鞋啊!”我狠狠地说。
“就是,这怎麽办?你穿我的吧,不过是在家里的布鞋,你不要嫌难看。”
“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快去拿呀!”
可是小怪拿来我却发现穿不得,小怪的鞋比我的小一号。
“你看,你这破鞋小啊!”我怒道。
“你才破鞋呢?!”小怪大怒。
我哈哈大笑起来。之后他也忍不住笑了。
“这咋办?”他嘟囔着。
我突然想起爷爷送我的那双园口布鞋,但又怕小怪笑话我,可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在村里也买不到鞋啊。干脆就穿爷爷的鞋吧!
“把我的背包拿来。”我命令道。
小怪拿来背包,看着我从里面拿出那双园口布鞋时惊讶地看着我。
“哦,你还准备着了,还是老头鞋啊,谁给你做的?哈哈哈…….”说完他大笑起来。
“笑什麽?”我大喊着“我就不能穿吗?”我的脸蓬地红了。
“能,能。哈哈……你应该穿年轻人的布鞋,这,这是我爷爷才穿的。”他十分好笑地说。
“你管我呢!你去问爷爷我为什麽就不能穿呢?这鞋舒服自在,我才不愿意穿你那样的呢。”
“是是,不过在我们这里这是老人穿的,现在也没有办法,我的你又穿不了,也只有这样了。”
“就是吗!你想穿还没有这个福气呢!”
“呸!我要穿多的是呢。”
“小怪啊小怪,你快忘本了!”
“这鞋在市里穿不出的,舒服倒是舒服。我看市里的老领导们也都爱穿它。爷爷曾经让三婶给我做过,我没有要,他从那以后对我很生气,总是夸他的孙女不夸我建国门枪战。”
“你看看,就是吧。你这叫不尊重爷爷,也不尊重我!”
“所以把你的脖子揪的通红!”小怪重重给了我一拳,生气地走开了。
换上一双白净的运动袜,穿上它,倍感干爽和轻快,每走一步都是那样的轻安,脚不在有束缚的感觉,我的心情也随之好多了,仿佛还能翻山越岭一样。想起爷爷和我的那天心里就麻痒痒的温暖。不敢在想下去。于是故意地在小怪作饭的时候走来走去的,故意气气他。
“这鞋是不是爷爷给你的?”他突然问道。
我吓了一大跳,“不是。你问这干吗?”
“没事。不过你穿上挺好的,不向我想象的那样难看。怪不得历史系的人总是穿着呢!”
“有时候传统就是美德呀,这也是瑰宝和文化,是刚想到的呀!”
“臭美啥?!”小怪讽刺着。
晚上,我还是睡不着,想起爷爷都出去三天了还不回来,我怕家里催我去报到,翻来覆去的,总是舍不得地看着那双园口布鞋,痴痴地发呆。以后我该怎麽办呢一味相思?
又过了三天,爷爷的小屋还是没有亮光。我的痧痕也逐渐退去。我的心也随之一天天的失望,也许爷爷早把我忘记了,他想不到我在这里等他吧?有时候我很想问小怪关于爷爷的事情,可是我怎麽开口呢?虽然小怪每天都带我去一个地方,但他也逐渐看出来我的失落。
“你怎麽跟丢了魂儿一样呢?真奇怪你,前几天你不这样啊!像失恋了。”他显然很失望,要知道回到市里我们都上班了,没有时间这样开心喽,就是你到了北京也不一定混的好啊?你怎麽总是想不开呢?
“我想我的确失恋了!可怜的北京!”我无奈又灰心地说。“小怪啊,我想我们该走了。”
也许是老天的安排,中午小怪二叔叔就回来了,看来他们的旅途很疲惫,小怪也感觉到不方便,我们很坚决地决定离开,他的大款叔叔很爽快伯瓦尔,非要感谢我们一顿,于是我们通通快快地大喝了一回,不知道为什麽,我想到了爷爷,多喝了几杯,最后迷迷忽忽地被送上了车,突然我在公路上看到了爷爷的那座小房子,看到了太阳能和电视接收天线,那亲切而熟悉,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小怪还以为我被他叔叔的热情感动了,不住劝我,我强忍着,回头看这绵绵太行山。心就象有一条被牵着的线,苦痛的难挨!苦痛的无形。
回到市里小怪急急忙忙地要去和他父亲吃饭,估计是他工作的事情,我背着包回到家中,也得到了单位的报到的通知。
我开始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在技术科帮忙,那时晚上在办公室加班我常常一个人换上爷爷的园口布鞋轻松的绘图,当完成后总是要沉浸在那回忆中,也不知道他回来没有,渐渐地对他的思念竟然形成了习惯。
不久,我被调往工地一线,担任主管技术员,我奇怪地发现工人们觉得你是大学生就什麽都该会,水、电、暖都落在我的肩上,我不得不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一天下来忙的不可开交,技术准备只能在晚上进行,每当我急噪不安的时候只要穿上那双园口布鞋就会静下来,好象有一种期待似的,只可惜我没有一个星期天,我等待休息的时间是经理告诉我的。
“等着吧,我们这行休息就是在春节放假。”看来他也有意见,我还能说什麽。
初冬一位全加器,我们的新工程开始了,它就在通往山西的公路旁边,我向往着能有一天坐上长途汽车去找他,能看他一眼也好。
工程的进度很顺利,主体工程就要完工了。春节也即将临近。我的等待似乎就要有了尽头。我的心情也随之快乐起来,尽管每天吃、住在工地,但我可以每晚在我的小办公室里工作和学习,当然还是少不了穿上爷爷送我的园口布鞋,那轻松愉快的感觉真好,让我忘记一天的疲惫,我知道我就要看到我想念的爷爷了。
盼望着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临了,听老工人说按照惯例就要放假了,我从银行里取出了些钱,买了二锅头酒放在我的床底下,准备去看他老人家。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经理居然让我去安排工人放假前的一些琐碎事情,而这些事情要办好需要花费几天的事情,因为这里还牵扯到工人的奖金分配,为此我头疼不已,要是等完全放假的话我爸爸妈妈就会知道我出去了,他们会反复询问的。我急噪了起来,甚至有些牢骚,不时生气地嘟囔起来。
“我说有什麽事情啊,把我们的技术员给难成这个样?”老工长在我的旁边问道。
“别理我,美女与野兽国语烦着呢!”我哭笑不得地说。
“你是不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啊?平时工作那麽紧张也没有见你这麽着急!这回你可不稳重了!哈哈…这样才符合你的年龄!”老工长在一边逗我。
啊,我突然灵机一动。(未完待续,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小说选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发布同性老少恋交友信息

标签:

上一篇: 深圳西站火车时刻表一下甩五顶官帽压老师,好大的官威-凯迪网络
下一篇: 牛栏山一中实验学校】;强势回归‘’全新招募‘’大量聚集精英人才!我们需要你一起来组建强大的团队。 蜕变升级【舞夜派对-舞夜CLU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