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家园超市一个《永久报》撰稿人的生活场景(四则) 【预审故事】解頤新篇-永久故事

发布时间: 3年前 (2018-02-21)浏览: 82
一个《永久报》撰稿人的生活场景(四则) 【预审故事】解頤新篇-永久故事


写在前面的话
我这几篇短小说(也可称是随笔类小品),是本着一个文学爱好者对我厂《永久报》的热爱和眷恋之情而发自内心的歌唱。
散文也好,小说也罢金毛球。写出来的东西终究是要有人去看的,而且最好是能使读者较为轻松地去阅读,意犹未尽地去喜欢。而作品能达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境界,从而使读者从“衣不扣纽之境”中得到一些启示和教益,乃是一门大学问。
因此,我作为一名撰稿人,力图从人性中的普遍情感,即:情理、情趣、情调、情怀中挖掘出一些富有生活气息的、接地气的故事情节和语言,以取悦和打动我的读者邢念增,并从中得到些许有益的思索和启示。
想当年,《永久报》之所以能得到昔日国家轻工业部和企业报界(甚至一些大报)的青睐和赞扬,能得到厂内外读者的热爱和好评,正是由于“永久”厂的历任领导、编辑部全体成员和撰稿人、读者共同努力的结果。作为本人,一个微不足道的撰稿人,深感自己腹笥甚浅,阅历不够,以至常有“学到用时方恨少”之憾。今天所写这些故事和随笔小品,不尽人意之处尚多,但我所能问心无愧的是,我尽力了……
“书笃头”上街记——场景之一
记得当年吾每次与“拙荆”上街外出购物,看到书店或书摊,我便会情不自禁地朝她嘴一撇、眼一斜。她倒也心领神会,先是微微一笑,而后照例是不无调侃地甩出一句:“老毛病又要犯了,去吧,去吧,时间不要太长了”蓝墨云班课。“是,是”!我如聆玉旨,一溜烟便窜进了书店。有时,看到了几本较为中意的书,便常常会忘记了身边的那一位而津津有味地翻阅起来。一次,在身边等得颇不耐烦的她,终于忍不住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作“河东狮子吼”:“家里的书这么多,摆都没地方摆,还要贪心不足一个劲地书、书、书!一看到书,就丧魂落魄似的丘奇先生,把我刚才的话全当成耳边风了,真是书笃头……”她这一番风风火火、亦嗔亦恼的话,恰如当头棒喝,顿时使我从书海迷津中惊醒过来。真是的裴柏村,现在并非是我笃悠悠翻书的时候哩,于是我忙忙地摆起了素常三家村老学究似的功架,慌不迭地拍拍自己的脑袋,连连说:“该死、该死!糊涂、糊涂!唉!实在要怪这里的书香味太浓奴良滑瓢,把我给熏昏了,竟把夫人您晾在一边,岂不是大大的失敬斯登冲锋枪,万望多多包涵,小生我这厢有礼了!我这就将功补过佛坪吧,马上陪您上街购物去。”
大约是我那半生不熟地乱掉一气书袋,中间还夹杂了一句落拓书生“寿噱噱”的戏词,而动作中又透着一点古怪和滑稽,她那紧绷绷的脸始则由阴转晴,继而“卟哧”一笑道:“看不出你竟还有这一手贼忒嘻嘻的本事,这书你真的喜欢,就不如挑几本到家里细细地看,横竖你的私房钱多,我也不来管你”中华管乐网。“自然,自然,夫人,不、老佛爷,这便是我得力于好读书的缘故。俗话说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你现在不是转怒为喜,又允许我买书了吗?”“才给了你一点面子,骨头马上又轻了”。她立马反唇相讥。“该骂阿空加瓜山,该骂”,我嘴里这般应着,可心里却想,“笑骂由她笑骂,好书我自享之”。彼此能求得如此的心理平衡,也不枉了我这一番做低服小。

图为作者郁文欢90年代的工作场景
“书笃头”作文——生活场景之二
匆匆地扒了几口晚饭元神真仙,急忙忙地静坐在写字台旁乌龙峡,我便潜心思索推敲起编辑催要的那篇急就章来……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窜入了耳中:“讨厌样子,一本正经像煞是个大作家了”。吃不准是调侃还是嘲讽,我知道这又是拙荆在“无事生非”了。“阿弥陀佛,秃子当和尚——将就将就”。我来了个半真半假、装聋作哑。可心里却嘀咕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夫远之则怨之,近之则不逊”,就她那德性,那里知道“文章千古事本·华莱士,得失寸心知”哩,好在我“任凭弱水三千,只取它一瓢飲”闲妻邪夫,不理她就是了。我这里正自以为得计,可那壁厢又传来了犬子幽幽的声音:“妈妈,我要做功课了,你看爸爸……”,好家伙,这“爸爸”两字还纳入了鼻音,拉长了尾音,说不出的阴阳怪气。
“娘希匹”,小赤佬倒会钻空子,做功课?这理由还蛮促狭哩,直叫我难以应对,真是狡猾狡猾的洪世贤。
这壁厢我暗自着忙,又想到这小子背后还有他的“桂花娘”撑腰,而更要命的是他提出的乃正儿八经的事情,看来我今番写字台休想用矣!靠背椅坐不稳也!
小子这一招还真“损”,果然,他那“桂花娘”应声而起:“老头子,写啥咯短命文章,是你写文章要紧还是儿子做功课要紧,还不快点让开……”。“善哉善哉!你母子俩演双簧、闹逼宮乎!我刚来了一点灵感,让你们全给搅成了一团浆糊,唉!老婆训老公,老子让小子,这是那门子的道理,真正是人心不古,风水倒转,崔心心岂不霉透也哉!”我嘟哝着,端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嘀哩咕噜些什么?有道是男不与女斗,老不与少争,大丈夫能伸还能屈嘛,何况现在男人也要讲三从四得(德)”。她侃侃道来,一脸的成竹在胸。“呜呼呀!男人也要讲这捞什子杨玉瑶,真是笑话奇谈”,我反驳道。“你不信,就让你见识见识”,她得意地说:“三从是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草剃剑,太太说错要盲从;四得(德)是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太太化钱要舍得!”。听她说得有板有眼,我不禁有点奇怪,这婆娘那来的这么些歪门邪道,像煞还挺幽默的。美好家园超市然而我嘴里却大呼:“晦气!晦气!哪里搬来的这些混账话,简直是虐待老公的障眼法,坑汉子的紧固咒”!“哼!混账话致命红罂粟,你看这里不是明明白白写着的吗?”她把《文摘报》拿了出来,我一看,上面果然有那话儿,而且是大名人胡适说的。唉!自以为满腹经纶的我,也有孤陋寡闻吃瘪的一天。灰头土脸之余,我只得一边叹着气,一边无可奈何地挪动起身子,蜷缩到那婆娘早己为我安排好的壁角落头,坐在小矮凳上,去做那可怜兮兮的文章了。
(其他二则小品将于近期发布)
永久故事链接:
听王世封厂长讲永久往事……
中国第一个自行车企业集团——永久集团诞生记
从一尊奖牌想起
王元昌厂长印象最深的永久故事

标签:

上一篇: 七粒清联系电话
下一篇: 踏着铁人脚步走一个小方法帮你判断孩子是否前庭失调?立马为孩子测一测!-常州金色雨林学习能力研究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