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格利生一个婚姻如果没有性,那会走多远?-关于打扮那件小事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09-24)浏览: 97
一个婚姻如果没有性,那会走多远?-关于打扮那件小事


01
金秋十月,午后的阳光正烈。
乔安从医院出来,一身的憔悴疲倦。
突然,乔安的眼前一黑,一块黑布从天而降,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叫喊,就觉得四肢无力,失去了知觉。
乔安的意识模模糊糊之间,觉得有股陌生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身。
强烈的男性气息压迫着她……
就像做了一场不怀好意的梦。
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乔安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她很快看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盯着她的目光,阴沉沉的,仿佛要吞噬她一般的冰寒。
男人长得十分俊美,乔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瞬间被惊艳到了,连害怕都忘记,只顾怔怔愣愣地看着他。
此时此刻,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谁派你来的?”男人开口了,低沉的磁性很是吸引人:“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这个声音一出,仿佛倾泄一室的清辉,却让乔安的神智瞬间拉回现实。
乔安动一动身体,更加觉得全身像被车轮辗过一般,浑身酸痛。
心脏骤然地猛缩,下沉,也感觉到了害怕和绝望。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还有陌生的冷酷男人,彻底把她吓傻了。
慌乱地抱紧身体,乔安缩到床的最里边,警惕地望着对面那个好看到过分的男人。
乔安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喉咙嘶哑,声音颤抖得厉害,“你是什么人?”
司冥越起身,一步步走到乔安面前。
他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压迫和侵略感,乔安意识到,这是个十分危险的男人。
司冥越却不给她冷静的机会,“哗啦”一下拉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单。
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足见昨晚的战状有多激烈。
他的目光暗沉,伸手握住乔安的下巴,残忍地重复那句问话:“谁派你来的刘思雯?”
乔安拼命地摇头。
司冥越的声音更冷:“老实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乔安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低头想避开男人可怕的眼神,却一下瞥见床单上的落红!
一瞬间天旋地转,心痛得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
神智崩溃,乔安语无伦次地说:“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快走开!!”
司冥越皱眉。
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无助惶恐,完全不像装出来的。
难道,她也是被迫的一方?
想到这里,司冥越的眼底越发冰寒。
胆敢在他的酒水里动手脚,不管对方是谁,怕是已经活得不耐烦了!
门外突然被推开,一群娱乐记者峰拥而进。
司冥越神色一动,拉过床被从头到脚裹紧乔安,把她抱进怀里卓聘网。
即使隔着被单,司冥越仍然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柔软得不可思议。
“咔嚓咔嚓”的闪光灯亮起,娱记们只拍到司冥越阴寒的脸,以及他怀里那个完全看不到脸的“女人”。
“司少,请问您怀里抱着的女人,是谁?”
“她是您心爱的女人吗?为什么要这么保护着她?”
“司少夫人已经过世多年,您是否打算再娶?”
“司少夫人过世后,司家内定替补的新少夫人,不是司少夫人的妹妹白玫吗?难道您怀里这位敏度希,就是白玫白小姐?”
记者的问题像炮弹一样,不停轰炸司冥越,仿佛不问到一两条有用的信息,就不肯罢休。
司冥越向来低调神秘,这么难得地碰到他传这种绯闻,自然要尽可能地挖掘他的隐秘。
乔安颤抖地缩在司冥越的怀里,不敢吭声,陌生的男性气息充斥她的鼻息,却让陷在黑暗里的她明玉功,觉得莫名安心。
乔安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一定会保护好她。
“首先,白玫只是我已逝妻子的妹妹,不是什么内定的司少夫人。”司冥越冷笑,利得像鹰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记者,“其次——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来我这里挖料?滚出去!”
娱记们立即噤若寒蝉。
他们最初收到司冥越开房的消息时,以为能第一时间挖到猛料,都兴奋得忘记了对方的身份。
司冥越是什么人?
江城最有权有势,随便跺跺脚,都能让江城颤上三颤的男人。
真是冲昏头了才敢在这种男人身上撩虎须。
没能拍到那个女人的样子,娱记们有不甘心。
但转念一想,就算真拍到了,只要司冥越说一句“不准”,哪家报社敢报道这些资料?
还是赶紧离开,别让司少记住他们的名字。
娱记们打定主意后,纷纷收起相机,逃也似地离开司少的房间。
司冥越这才放开乔安,让她穿好衣服,并安排底下的人护送她安全离开酒店。
末了警告她,这件事不准传扬出去。乔安巴不得这件事永远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最后,司冥越承诺道:“既然你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无意中卷进这种事里,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给你一个说法。”
乔安知道,这个男人大约也是不得已,才会跟她发生这种关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可怕的酒店的。
回家后,乔安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一遍遍地冲洗身体。
她觉得自己很脏。跟了钟少堂一年多,结婚又六个月,可是少堂总是表现得特别忙,从来没有碰过她。
她一直都想把最美好的自己,交给丈夫。没想到,美好纯洁的心愿,却瞬间被击得粉碎。
反复地在水里泡了几个小时,她才肯起来。 刚穿好衣服走出客厅,就看到丈夫钟少堂已经回来了。
02
乔安下意识地拢紧衣襟,却发现他的身旁,依偎着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
二人姿态十分亲密。
来不及反应,钟少堂向她递出一份离婚协议,冷淡地说:“我们离婚吧。”
乔安懵了,以为丈夫在开玩笑,她呆呆地说:“少堂,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钟少堂看着乔安随意的着装,还有她凌乱没有整理好的发型,显得素颜朝天的脸更加憔悴。
衣领下的脖子,更是露出那几点曖昧的青紫。
钟少堂看了一眼,然后厌恶地拧起眉心说:“小允怀了我的孩子,我要对她负责。”
乔安脸色煞白,立即看向钟少钟身旁的女人。
任小允在钟少堂看不见的角落,挑起眉毛挑衅地看着乔安。
“怀了你的孩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同意,我不同意离婚!”
乔安咬住嘴唇霍地站起来,狠狠地挥开了离婚协议。
被甩到四处飘散的离婚协议书,落在她的眼里,成了尖锐伤人的刺。
他们还处在新婚期,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提出离婚?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乔安很快想到,结婚以来,钟少堂从来没有碰过她。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在今天以前,乔安从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毕竟钟少堂是个有钱有势的豪门少爷,而自己只是一个穷困的单亲女孩。
豪门少爷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灰姑娘,完全没有道理娶她进门。
一直以为,钟少堂是真心喜爱她的。
“乔安,小允跟我的时候,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钟少堂盯着乔安的脖颈,英俊的脸上布满鄙夷,高高在上地请求她:“我不能辜负了小允,你成全我们。”
“我成全你?我成全你,谁来成全我啊开罗时间,我才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啊。”
看到乔安这般,任小允瑟瑟发抖地躲到了钟少堂的身后,像只受惊的小绵羊。
反倒显得面目狰狞的乔安,更像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看了一眼钟少堂,在看了一眼乔安,任小允这才小声讨好地说:“安安姐,是我对不起你,何美璇求求你看在我怀了少堂孩子的份上,就成全我们吧,你这么年轻漂亮,将来一定能找个更好的归宿。”
尽管她装得这么可怜,可乔安还是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卑劣。
钟少堂悄然握住任小允的手,让她别怕。
这一幕落在乔安眼里,更加刺激了她原本已经崩溃的神智。
可是不管再伤心难受,丈夫牵住的手,变成了别的女孩。
不能这样!
乔安死死地瞪着任小允:“你一早就知道少堂有家室的对不对?为什么还要来破坏我们?你还故意怀了少堂的孩子,你让我怎么成全你?”
任小允往后躲了躲,不敢吭声。
钟少堂越发地不耐烦,直接挡到了二人的中间说道:“乔安,事已至此,你爽快地签字,我们好聚好散,算是放彼此一条生路。”
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那谁放我一条生路?我已经这么爱你,你却让我离开你?
乔安是多么骄傲的女孩子?她觉得这种时候,应该拼死捍卫自已最后的尊严,来一句:“放弃我你会后悔一辈子。”
然后甩手离开这个家门。
可是她的喉咙里仿佛有什么要迸裂而出,痛得几乎失声,只想低下头来,苦苦地哀求丈夫,求他不要离婚。
刚被陌生男人夺去了第一次,乔安真的不希望这个时候,又失去了丈夫。
眼泪流了一脸,钟少堂决绝的神色让她的心都碎了。
出于一种爱的本能,乔安抓住钟少堂的手,卑微地问:“少堂,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你会这样?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我改好不好?我们一直都这么相爱,你不要这样。”
钟少堂甩开她的手,眼底升腾起厌恶,看着她,就像看一堆垃圾。
“乔安,我当初是看你可怜,才娶你进门,认识你以来,我替你那个住院的病鬼妈妈花了不少钱,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钟少堂嘲弄地说:“你在我身上得到的,已经超出你本身的价值。现在我要离婚你却这么死皮赖脸,会让我连最后一丝好感都磨掉的中尉立正稍息。”
任小允也跟着说:“安安姐,你不要这个样子,是我对不起你,这件事不怪少堂,都怪我……”
“你闭嘴!”乔安瞪着任小允,一把推了过去,“你这个贱人!!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任小允措不及防,被推了一个踉跄。
钟少堂大喊道,“乔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乔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弱不禁风。
正在她不知所错的时候,只听到任小允说道,“安安姐,是我错了,你如果生气,或者心里堵得慌,那你冲我来吧,少堂是无辜的,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
任小允说完,突然抓住心口的衣襟,大口地呼吸,小脸煞白煞白的,像是动了胎气。
“少堂,我心痛!肚子也痛。”
“小允!”钟少堂顿时紧张起来,立即抱起任小允,柔声安慰她:“不要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乔安心痛地已经无法呼吸了美格利生,看着从前深爱自己的丈夫,这般温柔的对待别人,她的心仿佛在这一刻都死了。
不过任小允说得对,她或许不是无辜的,可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乔安追了出去,看着苍白的任小允,她有些诺诺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 滚。”
钟少堂直接吼道。
任小允立即朝钟少堂的怀里躲进去一点,还冲着乔安眨了眨眼睛。
钟少堂骂完,一把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乔安。
愤怒的钟少堂力道太大,乔安被推得跌到地上。
头部撞到桌椅一角,疼得她的眼睛都跟着痛起来。
看着任小允的眨眼,在看着钟少堂对待自己的态度,她再一次泪眼婆娑地想起了,以前他不会这般对待自己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少堂不能在她面前抱着另一个女人,还对她露出这种厌恶的表情。
不能。
不能这样。
可是,钟少堂抱着任小允,居高临下地看着乔安,他的眼神冰冷得几乎要吞噬她,“你不准再靠近小允!”
“少堂。”乔安喊道。
钟少堂似乎也死心了,没想到乔安会这么狠,这么对待一个怀了孩子的孕妇。
离开之前,钟少堂冷冷地对她说:“小允的心脏不好,现在又是个孕妇,如此这般她还是坚持要陪我来一起面对,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理,心肠这么狠,我不会让她一起来,你最好祈求小允没事,否则我不会轻饶你。”
砰!
大门开了又合上,乔安原本满心的怨恨,随着丈夫的离开而突然变得虚无。她像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结婚以后,丈夫是她生命里所有的重心,现在重心要离开她,她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昏天暗地的。
趴在地板上哭了一会,门口突然被大力撞开陈智彬。
乔安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却看到妹妹钟明美站在门口那里,满眼怨毒地看着她。
03
钟明美是钟少堂的亲妹妹,长得挺漂亮的。
可是一开口,声音却尖锐得像要杀了乔安一般。
“乔安,你怎么这么恶毒?小允姐她都怀了身孕,你还刺激她,让她受伤?我告诉你,如果她出事,你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乔安哑言,半响才挤出一句话来:“我才是你的嫂子,而且你看不出来吗,那个女人是装的。”
钟明美闻言笑了,笑容里是深深的鄙夷:“你很快就不是了,装又怎么样,不装又怎么样,毕竟人家怀了我哥的孩子,不像有些人,都结婚那么久了,都没能生出个蛋来。”
乔安知道钟明美一直不喜欢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子竟然讨厌她到了这种地步?还说出这样的话。
慢慢站起来,乔安面对着钟明美说,“任小允破坏我的家庭,你为什么还要护着她?”
钟明美哼了一声道,“我早说过,你不配进我们钟家,小允姐跟我哥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今天也算是跟你摊牌了,你最好干脆点签字离婚,否则我们会让你滚得更难看。”
乔安注意到她说的是“我们”。
“除了你,还有谁?”
钟明美恶毒地说:“反正你马上就要被我哥扫地出门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你昨天晚上干的好事,我和小允姐都知道!你如果还想体体面面地离开我哥,就爽快地签字离婚脊椎蛙。”
乔安后退一步,不敢置信:“昨天晚上的事,是你们安排的?”
“你可别说得这么难听,明明是你们自己你情我愿,而且我哥也没有反对这件事,那个男人怎么样,虽说老点胖点也丑了点,但好歹肯碰你。”
钟明美恶意地说:“如果你觉得不错,跟我哥离婚后,我可以给你们拉拉线。”
乔安一震,气得浑身发抖!
明明她醒过来时,看到的是个很年轻的男人?
她们原本,竟然还想用又丑又胖的老男人来羞耻他火牙狼人?
这件事少堂真的也知情吗?
一瞬间,乔安心里闪过无数假设性,内心翻滚起惊涛骇浪!!
钟明美看到她的脸刷地白了,更加得意放肆道,“小允姐跟我哥的来往,是爸妈默认的,现在小允姐已经怀了哥的孩子,爸妈更不会再让小允姐受半点委屈。你如果还想为难小允姐,我们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这个小姑子,口口声声说的是“小允姐”,叫得多么亲热?
在这一刻,乔安觉得荒唐不已。
钟家全家上下都不太喜欢她,这些她都清楚。
可她已经与少堂结婚半年,并且自认为,已经尽到了做为一个好儿媳的本分。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这么对待她。
直到这一刻,乔安都不愿相信钟少堂会这样对待她,更不想再与钟明美说半句话,指着门外说:“你出去,我的家不欢迎你。”
钟明美嘲笑地说:“等小允姐从医院回来,这里就不会再是你的家了。”
甩门而去,乔安立即冲过去,一把将门锁死,身子瘫软,依靠在门上,疲倦地回忆着今天的一切,简直像做了场恶梦那么恐怖,那么——
猝不及防!
丈夫带回来一个女人自动洗狗机,只是简单地说她怀孕了,然后就要跟自己离婚?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这些日子来的相爱,都是假的吗?
乔安恍恍惚惚地,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丈夫要突然这么对她?
难道,真是像早上少堂说的那样,娶她回来,只是为了可怜她?最可怕的是,少堂竟然允许别的男人来碰她!!
不!这一切肯定只是一场噩梦。
更重要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的丈夫这样对待自己,整个钟家所有人都这样对待自己。
将脸埋进双腿,肩膀耸动,眼泪再一次无声的落下来。
不知哭了多久,乔安突然收到医院的通知,说她的母亲病危,让她立即赶过去。
乔安的妈妈得了癌症,是中期,已经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说是通过化疗可以延缓癌细胞的扩散。
经过半年的治疗,妈妈的病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昨天病症恶化,所以乔安在医院陪了一天一夜。等到主治医生告诉她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她才离开医院的。
为什么又会突然病危?
乔安风风火火地赶去医院,发现医生和护士已经忙成一片。见她过来,立即告诉她,癌细胞严重恶化,要立即做手术,让她签字。
乔安不敢拖延,也信得过这位医生,所以很快签了字。
在漫长的等待里,天亮了。
医生出来,高兴地宣布手术成功,乔妈妈的命保住了。
乔安的脚一软,几乎跪倒在地上。
没有人能知道,这一天一夜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丈夫要抛弃她,如果妈妈再出事,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等到医生说可以进去探病的时候,乔安理了理衣着,面带笑容走进去。
她要妈妈看到的是快乐的她。
乔妈妈悠悠转醒,看着乔安坐在床边,她艰难地伸出瘦得只剩骨头的手,握住她的手。
“乔乔,辛苦你了。”乔妈妈眼睛红红的,“妈妈没用,连累你跟着我吃苦头。你从小就没有爸爸,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头,到现在,还要天天往医院跑,妈妈对不起你。”
“不最佳贼拍档。”乔安立即抓住妈妈的手,贴到自己的脸颊上,“只要妈妈没事,女儿这点苦算什么。我知道你才是最痛苦的人,每天受着病痛的折磨。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你都要挺下来。我不能失去你。”
乔妈妈无声地流泪。
这样的话题太让人难受,乔妈妈很快转移了话题:“还好你有少堂,妈看着这孩子,不错。”
乔安心里一紧,不敢吭声。
乔妈妈欣慰地说:“你能嫁给他,妈这辈子算是安心了神话入侵。”
乔安有苦说不出,只能陪着笑。
乔妈妈突然定定地看着乔安,说:“乔乔,经历过这次的病危事件,我觉得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否则我不定什么时候两脚一伸,就把这个秘密永远地带进棺材里了。”
乔安有些生气,急切地说:“妈你在胡说什么!医生说了,只要你积极配合治疗,一定能再活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乔妈妈笑了,“乔乔,你先听我说完。”
乔安看着妈妈,安静下来。
“其实,你的爸爸没有死,我以前一直都在骗你。”乔妈妈目光悠远,似乎在回忆某些遥远而甜蜜的往事。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
后续剧情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标签:

上一篇: 野鸡妈妈〖風靈子道長新作抢先读:《玄門風少》〗-天意玄壇
下一篇: 七雄q传礼包大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