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张宁一 明朝名文青张岱的那些事儿-临高启明

发布时间: 2年前 (2019-01-04)浏览: 68
一 明朝名文青张岱的那些事儿-临高启明


如果可以穿越回去,找一个人做如意郎君,你会选谁?
我总是被问这样的问题。
然后接下来就会问我,你想嫁给沈从文吗?想嫁给鲁迅吗?想嫁给张伯驹吗?
我好像每次都答不出来,沈从文太细腻,老鲁太大男子主义,至于张伯驹,哎,我觉得自己没有潘素美。
回答不出来,是还有一个暗搓搓的原因——
我的心里有一个人。
他这辈子只考到秀才,之后再无建树;他并不专一,姬妾成群,最喜欢写诗,送给一个不爱说话的妓女;他的晚年潦倒,穿着布衣,吃着野菜,常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最后不得不自己挑粪种菜,养鱼养蚕来糊口……
挑着大粪的一双手,曾经泡过这世界上最精致的茶,做过最精致的灯笼,放过最绚烂的烟花,吹过最悠远的管笙……
哎,我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啊!嗯,你也许已经猜出来了,这个人,叫张岱。


左右这几百年里,能出现张岱这么一支笔是十分有意思的事儿,他很长时间里都不被主流文学所认知,被从故纸堆里刨出来也不过是民国以来的事儿了。
在《深夜食堂》里,主人公有一条刀疤在脸上,构成了他过往生活的隐秘提示。而张岱,则是有一条刀疤在心底。
张 岱是一个典型的晚明江南公子哥,不仅门第甚高,而且诗书传家、文艺皆通,家族中全是饱学之士,自小结交的也都是文坛领袖一般的人物。又纵身声色市井。这么说吧,正经的书画礼乐、山水园林、琴棋酒茶,到不那么正经的戏曲杂耍、花鸟鱼虫、古玩珍宝王羽尧,他全部知道,不仅知道而且能品会赏,眼高手也高。
他 有一个电视剧里才见过的本领,就是能鉴别水质。他这个本事起初很多人都不信,家仆偷懒换水,他都可以分辨。他另一个本领就很少看到现在写小说的人会给主角贴上去了,那就是能自己研制茶我的超神空间。茶叶采摘以后,需要筛选和处理和制作才可以作为饮用,而张岱就精于此道。如今的人建立“杰克苏”样角色少写第二种就是因为 大抵难以领会张岱这样有闲有品的公子哥是如何风雅的。
可惜明亡以后,张岱便如生死不辨绝恋十六年,胡乱生存而已。所以上的茶可能也就只是枯叶腐水而已吧!
前阵子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为什么同样是描写奢侈华美的生活,小时代给人很**的感觉,而红楼梦没有?》,这种由落魄贵公子写来的东西总是很要命的,张岱不需要写得多用力,随意一个细节就全是往日富贵啊!
张岱是一个典型的文人饕客,他曾经因不满市面上的乳制品不够新鲜而自己养了一头牛,专门用来取牛乳。然后再费心将牛奶的水与奶油分离,费心做成奶茶、乳饼种种乳制品。
不知道他披发入山以后,还养不养牛,但拥有了无限空闲的他还有没有曾经那份闲心去做个小小的点心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张 岱的忏悔也不是无来由的,晚明江南地区的宴饮之风不仅兴盛而且奢侈。都知道明代后期结社风气严重,却不知道他们什么社都结,张岱就提到自己的父亲与别人结过饮食社,目的是“讲求正味”,还写了《饕史》四卷。可见他们倒也十分认真又专注在这些事儿上,羽毛球张宁有钱有闲到追求一件很俗的事儿,还追求得如治学一般,很多人对这些晚明纨绔子弟又爱又恨大半也是源自与此吧!
有宴饮自然就有朋友,张岱回忆秋季和友人吃螃蟹,种种讲究都轻描淡写,但是看客自然读得出那是怎样一个公子哥儿的聚会。
没 有了往日生活、没有人藏书的张岱,所有的只有一个个故事而已。我看到有人说,如果生在晚明一定要和张岱做朋友,因为他那么有趣。我倒觉得在明代张岱未必愿意和我们这样的平庸之人结交,到可以在明亡以后去找到他,支一个“深夜食堂”数码天空,听他满肚子的曾经,喝一杯枯叶腐水,品味私人史家的红楼物语贝尔菲戈尔。
很难有人不喜欢这位明末的佳公子吧。
前段时间看他的陶庵梦忆,印象很深的是他那句:
“嫩如花藕,甜如蔗糖。煮着吃食,无可名言,只有惭愧。”
说的是他吃自家竹笋的感受,前半段写的美轮美奂佳句连篇,吃到尽兴,最后一句居然是只有惭愧,只这惭愧一词,让人更觉得好吃了。
张 岱一生跨两朝。前半生为晚明名士,出身于世家大族,从曾祖父起皆是大儒豪士。他曾在《自为墓志铭》中自嘲“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华美的房 屋),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铁血大动脉,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指戏曲),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服不 服。。。)
后半生为山中遗民,贫困窘迫。明亡后他没有随大流选择作朝廷新贵反而放弃豪宅家资,抱着“残书数帙,缺砚一方”避居山林,“布衣疏食,常至断炊”。
有人说,一个人如果能尝过人世间一切的美好,再饱受人世中一切苦难。恰恰好他又读书,那便能写出人世里一等一的文章,这句话用来评价张岱,再合适不过。
各 种著作,皆让人感叹,情思深重又不着烟火。少年人爱其鲜衣怒马,老成者爱其苍凉心境,喜热闹者看他下笔铺排恣肆、烟火气十足,喜清静者爱那湖心亭的一点素白、江城里的山月清凉。他写园林游冶,画舫笙歌,写诸艺百工美日健身 ,美食美器,写烟雨楼台,韵人快事,皆无往不善,那是真正经历过繁华的人生。
他家的戏班子: 有"可餐班", 次则"武陵班" ,再次则"梯仙班,再次则"吴郡班",再次则"苏小小班"。这好戏曲一癖,就是每天排班也是没空陈布雷简介。
说到吃的,专写一篇文章把好吃的山珍海错,瓜果菜蔬,零食点心细细列出来,然后说“远则岁致之,近则月致之、日致之。耽耽逐逐,日为口腹谋”,一副把吃当毕生追求的派头,若逢称意,即拍肚皮喊:“酒醉饭饱,惭愧惭愧”。
明代人都爱瘦漏透的石头,张岱谓客曰:“愿假此一室,以石磥门,坐卧其下,可十年不出也 。”客则答曰:“有盗麒王妃。”此段满满的知己难逢的诙谐感,什么时候读都觉得历历在目一般的充满现代感。
前几天听高晓松讲金瓶梅,讲到高兴处,晓松说,这金瓶梅里的花样都是底层人民的爱好罢了,你看人家张岱,玩到高级处早就免了这些,精舍美婢娈童,唱戏作诗谈人生,才真爽炸鱼块的做法。还没听完就深深觉得晓松同学真是个有品味的读书人啊。
张岱的西湖梦寻~张岱本人,是“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的俊朗人物。
国破家亡之后,才惊觉以往种种情状,而今恍如一梦。于是记下片语之言,是为梦寻,偶有慨叹,以作梦呓。梦境过于生动,让人恍惚以为西湖风软,家国仍在;越生动,越凄艳。
所谓“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当年粉黛笙箫,高楼宾客,都逃不过此时日照清冷,目断魂消。兴亡一事,不过是史书上寥寥几行;于亲历者而言,却如此残忍。
但总有痴心人,明知酒局已残,却依然推杯换盏,不忍离去。张岱必是其中之一。
《不系园》张岱
好友美人相伴,字里行间透出恣意和痛快。
“不系园”是钱塘汪然明的画舫,另有一些小舟名“雨丝风片”、“团瓢”、“观叶”、“随喜庵”等,据说只借给“名流、高僧、知己、美人”四种人,可惜现在的西湖没有如此风雅的人与物与事了。
《陶庵梦忆》卷四
展 现晚明中上层社会之繁华画卷,秦淮风月,扬州妓院,社戏雅集,越中方物,甚至泰山脚下的“夜总会餐饮酒店一体化”娱乐中心张耘硕,足以令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魔都的 我欣羡之。唯读崇祯四年兖州阅兵一篇暗自心惊,其时东北后金已虎视眈眈,西北闯匪与张献宗合流,而朝廷直派官员到地方阅兵,从排阵变成团体操,再成军官外院“姣美歌童”之文艺汇演,兵力荒废如此!上下奢靡如此!致使中原文明终被再次摧毁,然后闭关锁国几百年与工业革命无缘,叹叹!
《龙山雪》:倘若不因国运、家道之兴衰裹挟的意思,大体不会有陶庵、红楼这样文字,作者或者另有文字,然光景已是两番。山夜赏雪,家伶苍头、清曲淡酒......张岱惦 念神仙也似的日子初五启市录,只是不知那年的“当下”,是否能如此在意的觉知那份“逍遥”呢,还是要到家国零落时分,就格外在意和体会那种得意或者温和版的“不可一 世”?
#闰中秋#
大家世族的少年公子派对起来排场好吓人,“缘山七十余床。。。在席者七百余人,能歌者百余人”,还一起唱了昆曲“澄湖万顷”,那情景太美不敢想象。
其 实陶庵之潦倒晚运并不必与他一派风光的早年相关联,大多数时候的逻辑是,富豪之子派对,国泰民安,就继续派对,派对到死;富豪之子派对,家国巨变,派对不成了,就写书,写出《石匮书》、《石头记》之类的......贫民小子干活儿,国泰民安,就继续干活,干活儿到死;贫民小子干活儿,家国巨变,不但活儿干 不成了,甚至流离失所或者惨遭......
《龙山放灯》:这篇有趣,比真鬼狐故事还有趣。每场大热闹,听大人们说的大热闹,说到最后,总有几个每每说起就要讲上一趟的流传的越来越玄奥的故事......此篇中意境,恐怕会是陶庵诸篇章中令人记忆深刻的,因宗子自己也未见, 是听了叙说后,一遍遍在脑子中想象出来的情形,反而落在纸上,更成一种结界,仿若引人也随着热闹步龙山而来......
今日大富之家或财富可比肩,然当日豪族于社会之作用却完全是另一番光景。张岱生于此鼎盛之族,沉浸其中......妇人们如树叶般挂满枝头的丢失的鞋子,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的买酒豪饮的那群美妇,扮作男子来楼中狎娈童的女子......皆映在漫山的星光之中。
初中学《湖心亭看雪》时 只记得老师讲解那句“雾凇沆砀 天与云与山与水 上下一白”的朦胧缭绕像个素面朝天的姑娘
前几天在知乎的诗词板块里 又看到它 在隐晦的评论里 我才了解到 可能现实远没有那么美
知人论世 一想到好梨园鲜衣好美酒骑射的张岱国破家亡披发入山的结局总不忍心
喜欢张岱这样张狂又恣意的人 代我活出我达不到的怒马鲜衣和洒脱不羁
繁华绮丽 过眼皆空四十八年 总成一梦
换了朝代 潦倒的张岱在庵堂里回忆往事写下亡国的年号时 是怎样的心情啊
他再也不能把酒尊前 游戏人间了
一直以来都推荐的是现当代与国外的书,今天我们来读国家经典传统文化里,我最爱的文人张岱。他简直是我读过的最酷的古人了,这本《张岱诗文集》里,翁其钊你会见到一个不一样的文人。
中学时学其《湖心亭看雪》,唯独记得那白雪天内的“莫说公子痴,更有痴似公子者”,那高远的意境直至现在才读懂。
后 来读其《自为墓志铭》,开篇那段“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东来莫忘,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那是“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惆怅。
张岱的散文比诗更有意境,《陶庵忆梦》、《西湖寻梦》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小文篇章。至于其他史学类文章,他看似纨绔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高洁的文人心肠战争角落。若读古代文学,请千万不要错过张岱。喝喝小酒,读读文人文集,好有诗意啊~
快闪(Flash mob)的意思是指一群人到通过联络的方式,指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去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然后各自闪人。
相传最早的有记录的快闪活动是明朝的张岱,在他的小品文《金山夜戏》中写道,他在崇祯二年的中秋节二更,跑到金山寺的龙王殿唱戏,把和尚们都吵醒了就离开了。但是他只是一个人抽风,没有达到聚众闹市的效果。
近代的快闪始自2003年的纽约,一个叫比尔的文化人,纠集了五百多人,跑到时代广场的玩具反斗城朝拜了一条机器恐龙,然后各回各家。
我喜欢张岱的散文,他的散文出落得形狂而质朴,真实又从容,居高临下又文气豪迈,没有文化卖弄与非门乐队,也绝无主观臆断,几乎一切好东西都可以在他每个指缝里畅快地流淌。
我想,这可能于他出身有关,他出身富家,天生的纨绔子弟,有充足的物质条件,使他好繁华,好精舍,好美婵,好鲜衣。这却修炼了他风情浪漫,飞洒飘逸的散文风范。
补天,在张岱那里指的是补天济世,为国出力。张岱《夜航船.补天浴日之功》载:『宋赵鼎疏曰:顷者陛下遣张浚出使川陕,国势百倍于今,浚有补天浴日之功,陛下有砺河之誓,终致物议以被窜逐。臣无浚之功,而当此重任,去朝廷远,恐好恶是非柯哲娴,行复纷纷于聪明之下矣。』
『补 天』在这里,显然就是指作对国家做出独特而巨大的贡献。张岱在《石匮书后集.卷第五十二.瞿式耜列传》中说:『瞿式耜世纡金紫,其平时立朝,卿贰材耳。及入粤之后,辅佐永历,拯溺救焚,大见材略。事虽无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古之诸葛,又何加焉!独恨少主轻狂,闻警即走;出师之表方上,灵武之驾已驰!志欲补天,而天如玑璇;练石在手,则亦奚益哉! 』
在明末清初这个国家兴亡,亡国灭族的『天破』时刻,张岱自叹无才补天,愧悔自己不能为国出力而挽救民族的大灾难。张岱在《琅环文集 .越山五佚记 》中曾说过自己:“张子志在补天。”然而辅助鲁王的失败令他感到“臣志欲补天,到手石自碎。”(《和祁世培绝命词》) 。并且在梦中听到其友祁彪佳发出的“天如此,奈何奈何”的叹声。
分 割 线
担花郎 :
关中中原在人吃人,河北辽东成百万的生民被建奴掠为畜奴,南方到处是土司蛮族作乱。唱个j8富贵太平,小资产阶级的无病呻吟。
玉树迷烟: 所以张岱南下临高,寻求一个万全之策
从不搅局约翰牛: 南方髡贼正在祸乱粤省贫道还在皮毛内:非洲战乱,中东战乱,作为人类,你觉着远吗?张岱作为晚明的钱塘名士,大概也就差不多这思想……
舰船的绿山健儿: 说得好。
分 割 线
cx12579 :
任何人群社会创造性的精华,都诞生于有钱有闲之中,可以像中国古代研究如何华服美食,也可以加上西方古代对博物科学的追逐炫耀。
玉树迷烟:诞生于有钱有闲之中的都是文艺方面的,比如芭蕾舞,研究博物科学的大部份都是平民农妇小日子,真不能高看了有产阶级
cx12579:回复 玉树迷烟 :扯,博物和数学几何,是西方古代(中世纪后期)上流社会中最时髦流行的活动,一个上档次的贵族夫人的标配是资助起码一名艺术家或者诗人,起码一名博物学家,起码一名数学家或者哲学家。缺一样都不好意思开宴会开舞会见人,只能灰溜溜滴赴宴赴舞会。
cx12579:回复 玉树迷烟 :工业革命之前的博物和科学,是一种基本不创造价值的奢侈品,这种奢侈品因其智力门槛而稀缺高大上,因其投入大又没收益而显得脱俗高尚,所以成为西方贵族的流行物。
玉树迷烟:回复 cx12579 :都说了资助,研究博物科学的不是平民是什么
cx12579:回复 玉树迷烟 :牛顿供职的皇家科学院,远在工业革命之前天使半身,甚至在资产阶级革命之前。
玉树迷烟:回复 cx12579 :没有牛顿这样的平民,皇家科学院也不过是摆设
 
cx12579:回复 玉树迷烟 :不是,至少是破落贵族,不是雇一个民工出去收集各类标本就是博物学家,至少要受过良好教育这个门槛就屏蔽了所有平民(教会中倒是会培养平民,但自产自销自己资助),平民要等到工业革命之后才有机会受教育。
 
cx12579:回复 玉树迷烟 :皇家科学院可远不止牛顿,牛顿的成就也不是牛顿孤军奋战,你这么说显然对科学史毫无概念。
cx12579:回复 玉树迷烟 :牛顿平民个毛线,一个十六世纪出生十二岁进入皇家中学读书的孩子是平民吗?妥妥的有钱任性贵族子弟好不好,当时不是所有贵族子弟都有资格有财力受到良好教育。 
 
玉树迷烟:回复 cx12579 :哦,看来你对科学史很了解,那么世界上第一台自鸣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cx12579: 回复 玉树迷烟 :自己百度去新天域。
分 割 线
zhxzhx4 :
百无一用是书生
玉树迷烟:武生也没用
脸抽风的拉拉:对对对,就层主有用
南明遗民:當時的武生也多沒用,吳三桂洪承疇這種比較厲害的武將都投降滿清了。 最後是李定國鄭成功這些流寇軍和海盜軍還在進行反清回明活動。
zhxzhx4:回复 夙无缘 :洪承畴是文官的代表之一。另外,那些战死的或者被俘不降被杀的将领依你的意思都是不厉害的呗?像吴三桂这种跑得快的才是厉害的?
南明遗民:回复 zhxzhx4 :明末的明軍確實沒什麼用,都腐敗成什麼樣了,有的有氣節也沒什麼戰鬥力,還喜歡內鬥比如何滕蛟。 后期抗清的主力主要是出身低微的流寇軍隊和鄭的海盜軍團。
zhxzhx4:回复 夙无缘 :何腾蛟也是文官
分 割 线
波尔布特 :
感谢楼主提供了不少关于张岱的历史细节,希望楼主不介意我把部分内容写进关于张岱的临高同人。另外,不知楼主有没有兴趣在《临高启明》里出演角色?有的话请写人物设定资料,我会写进关于张岱的同人里。
迷烟:不介意,可以把楼主设定为张岱的武艺高超的娈童,就像琅琊榜里的飞流

标签:

上一篇: 石龙三中〔加购物车〕8月7日10点抢购,定好闹钟-五两米
下一篇: 脂肪瘤图片一个会算命的书法家,却算不出自己的人生-书法报

︿